李達嘉(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台灣和香港的集體焦慮


2014年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和香港的佔中運動,都是爭民主的運動,背後有著兩地人民對中共政權的集體焦慮。兩地都因為過去不在中共統治之下,經濟得以繁榮發展。中國大陸經濟力量興起後,兩地經濟逐漸弱化。兩個運動都有深遠的政治、經濟背景。

三一八太陽花學運,近因是反對服貿協議黑箱作業,要求服貿協議以及爾後海峽兩岸的協議應建立監督機制。遠因是中國大陸成為新的世界經濟中心後,台灣人才流失,產業空洞化。2010年台灣與大陸簽訂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後,經濟發展未如政府原先所宣稱的,將因中國讓利而得到改善。中國大陸經濟力量興起後,對台灣的基本政策是以商圍政、以經促統,而政府似乎無力防範。太陽花學運由年輕世代發動,得到中生代以上相當普遍的聲援或同情,反映了台灣人民面對中國強大經濟力量的集體焦慮,恐懼遭到中國經濟宰制後,將進一步受到政治宰制。年輕世代發出怒吼,要求他們的未來不應由現在的中老年主政者決定!

中國崛起之後_01

太陽花學運,台灣國會首度被學生占領,學生號召民眾齊聚街頭,要求立法院退回服貿協議。
(圖片來源:http://myweb.nutn.edu.tw/~hycheng/1today/ayoNews2014Mar18act.html


香港佔中運動,主要訴求是2017年香港特首普選。運動在2013年便開始醞釀,經過長期策劃。2014年8月31日,中共人大正式為2017香港特首選舉定下框架:提名委員會由各界人士組成,特首候選人2~3人,必須獲得提名委員會過半數委員提名,方可出閘參選。由於中共勢必操控提名委員會,特首選舉完全為假民主,與港人所期望的真正民主普選有相當大的落差,9月28日「佔領中環」行動正式啟動,要求撤回人大落閘的決定。佔中運動已持續進行了六週的時間,至今仍未落幕。在九七「回歸」以前,港人便有嚴重的集體焦慮。「九七大限」之說,充分說明港人對「回歸」中國沒有任何期待,那個時期的香港電影充分反映了他們內心的掙扎。佔中運動是九七「回歸」集體焦慮的延續,是對中共政權違背「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承諾的強烈抗議。運動除了民主訴求之外,背後也有民生經濟因素。香港原被譽為東方之珠,被視為美食天堂、購物天堂。「回歸」以後,經濟每下愈況。為了拯救衰蔽的經濟,2003年港府推出投資移民政策,希望吸引富商攜帶資金到香港定居,結果大陸投資客大量流入,11年內房地產翻漲了4倍,使香港居大不易。佔中運動是港人在政治、經濟雙重壓力下發出的吶喊。

不只如此,大量陸客到台港觀光,也使兩地的民生旅遊品質受到影響。台北故宮、阿里山、日月潭這些著名的景點,都已經被陸客占據,台灣人都說陸客太多,不敢去了。野柳女王頭怕被陸客破壞,設置了管理人員進行管制。香港因陸客湧入導致民生物價上揚,陸客一度到香港搶購嬰兒奶粉,造成香港父母買不到嬰兒奶粉的現象。港人說,他們感覺被一波波湧入銅鑼灣和尖沙嘴的遊客給逼到必須搬離自己的家園。

中國崛起之後_02

香港佔中,民眾擠滿港府總部前,打開手機燈光形成壯觀燈海。
(圖片來源:2014.9.30《自由時報》電子報,該報特派記者方賓照攝。)


台港兩地都陷入同樣的政治、經濟、民生困境。中共軟硬兼施,步步進逼,利用台商購買具有影響力的報紙,並開始進軍有線電視系統網路。從中國過去的統戰歷史來看,台港兩地的一些政治人物、商人、社會各界人士、各種社會組織,早已成為它的統戰工具。它所進行的滲透,絕對超乎我們可以警覺的層次。另一方面,中國官方對外強硬表示,香港問題不需要外人說三道四,公然指中華民國總統不過是個「地方頭頭」,毫不掩飾其霸道與霸權的心態。

 

中共文化價值系統的錯亂

中國正以新興的資本主義國家在世界昂首闊步。19世紀西方帝國主義者挾其經濟、軍事力量向外擴張,中國會不會成為21世紀新的帝國主義國家、新的霸權呢?誰也無法預期。英、美帝國主義者雖然對殖民地帶來壓迫,但是也帶來另一種文明。資本主義經濟伴隨著民主制度、人權觀念、清潔衛生習慣、道路建設等等,成為被殖民地人民欽羨仿效的事務。中國成為資本主義的經濟強國後,究竟要輸出何種文明呢?在科技發展上,它是著名的山寨王國。中國大媽在世界各地旅遊一擲千金,向世人炫富。陸客所到之地大聲喧嘩,不守秩序。它的文明完全跟不上經濟發展的腳步。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似乎已經意識到做為經濟強國,必須要在文化上有所提昇。但是,在搞了這麼多年革命之後,尤其是經過沸沸揚揚的文化大革命之後,究竟要建構什麼樣的文化呢?2013年11月,習在考察孔子故里山東曲阜時,輕描淡寫地提到,文革戕害了傳統文化。2014年10月,他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主持國家治理第十八次集體學習時,進一步指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國最深厚的文化軟實力,要重視中華傳統文化研究,繼承和發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他說:「我們共產黨人是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我們黨的指導思想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要培養「中國精神」,必須一面堅持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一面繼承和弘揚傳統積極向上向善的思想文化。但是,他所宣稱要建立的文化價值體系卻是極為錯亂的。文革與馬克思主義的鬥爭觀念息息相關,並非出諸偶然。奠基在馬克思階級鬥爭觀念的社會主義,究竟要如何與傳統以儒家為主體的文化接合呢?從2004年起,中國在世界各國大學設立孔子學院,向世界推廣漢語,增進各國對中國的了解。但是,這個以孔子命名的學院,事實上是中共海外宣傳機構的一部分,是中共的統戰組織。統一戰線源於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的主張,是共產國際為實現無產階級專政的手段。統一戰線的精神在於無產階級專政的目標是明確而堅定的,聯合一切可以聯合的力量以實踐這個目標。說白了就是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這和孔子講究仁義道德的思想是完全衝突的。藉孔子之名來進行統戰,充滿了思想上的錯亂和諷刺。孔子學院不過是中共統戰的一小部分。中共當年在毫無資源的情況下,可以運用統戰手法讓國民黨員、知識分子、社會大眾跟著它走,如今政經資源豐厚,統戰的運用自然更為得心應手。然而,如果把中華傳統文化當做發展「社會主義國家」的墊腳石,把漢語和中國文化做為達到政治目的的統戰工具,這樣的「中國精神」,只是鞏固政黨的統治,實行擴張主義,實在看不出它具有何種值得稱頌的文明。

中國崛起之後_03

2013年11月26日習近平到曲阜孔府考察,在孔子研究院翻閱該院的研究書籍《孔子家語通解》和《論語詮解》,說:「這兩本書我要仔細看看。」
(圖片來源:黨建網,http://dangjian.com/specials/kongzi/tupian/201409/t20140928_2206716.shtml


不只如此,從歷史發展來看,中共在歷史的角色和定位也是錯亂的。中共當年以打倒資本帝國主義、打倒資產階級為重要黨綱,如今卻靠發展資本主義經濟而崛起,有成為新霸權的可能。近年中國積財萬貫的大商人比比皆是,如果有所謂資產階級,也遠比他們當初進行革命時更為強大。而現在政商勾結、社會貧富差距的現象卻更為嚴重,它們當初高唱的工農利益又擺到哪裡去了呢?中共靠群眾運動起家,現在它卻害怕群眾運動,時思加以鎮壓。中共在經濟上已徹底走資本主義路線,卻堅持它是社會主義國家。中共建立以來,所有所謂人民會議、市民會議、人民代表大會,表面上由各界代表組成,實際上都由黨組織指派。它不敢實施真正的民主選舉,因為怕無法控制局面,危及政權。中共處於非常錯亂的角色,在資本主義化的今天,它要如何面對過去無產階級革命、文化大革命的歷史?這個以「人民共和國」命名的國家,要如何面對人民對人權、民主的要求呢?習近平說,如果「全盤否定毛澤東同志,那我們黨還能站得住嗎?我們國家的社會主義制度還能站得住嗎?那就站不住了,站不住就會天下大亂。」他提出「兩個不能否定論」,意即改革開放前後的兩個歷史時期不能互相否定。這是中共官方對其歷史論述的定調,他們不是不知道這種矛盾錯亂讓他們站不住腳,但為了政權只好堅持兩個歷史階段都是正確的。

中共不敢面對自我,不敢面對歷史,然而,歷史終會做出評價。我們不希望看到中國成為新的帝國主義者,然後再告訴世人,兩個歷史時期不能互相否定。我們也正看著中國崛起之後,能對人類文明有何重要的貢獻,千萬不要是以統戰中心的文化價值!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亦不得修改本文。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李達嘉 / 中國崛起之後
引自歷史學柑仔店(http://kam-a-tiam.typepad.com/blog/2014/11/中國崛起之後.html)


最後修改日期: 2019-05-12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