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麗娟(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過去半年,我正好有機會到不同高中的人文社會科學資優班為學生上幾堂課,不約而同地有同學或老師在課間交談中提到學生對歷史有興趣,但是家長卻對歷史系畢業後的出路有疑慮,因此並不鼓勵學生選擇這條路。這也讓我想起一些資深同事在走廊或茶水間偶遇時跟我述說的心情:他們看到一些歷史系博士畢業生因為無法找到理想的教職而喪氣,使得身為老師的他們也懷疑,是否當初不該鼓勵學生攻讀博士?甚至當自己開課的班上選修的人數較多時,有老師會懷疑吸引太多學生對歷史產生興趣,會不會為社會製造太多未來失業人口?當然,我也有聽過屆臨退休的教授們感嘆自己專長的領域沒有優秀的年輕學者來接手。但同時,不可否認地,許多歷史系畢業的學生雖未選擇歷史研究或教學為職,仍在各行各業有亮眼的表現。

這些日常生活偶然的話題背後牽涉到的其實是人才培育、產學接軌、世代傳承等嚴肅的結構性問題,不是個人短時間內可以解答的。在帶著困惑的好奇心驅使下,我想看看我稍微比較熟悉的法國社會情況如何:法國大學歷史系畢業生從事何種職業?以下便是初步搜尋後的結果,藉此機會與讀者分享。

首先,我們必須瞭解的是,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其實並不容易回答。一方面,若欲全面地調查某個科系畢業生所從事的職業,難免需要取得個人資料,而這在個資保護嚴格的國家並不容易達到。另一方面,法國各大學歷史系每年招收的學生人數相當可觀,所以不易在短時間內全面掌握。因此,倚賴政府調查所得的數據是較有效的方法;此外,報章雜誌的報導也是可以參考的來源。

針對2005年後新制的碩士文憑(master)取得者以及高教技職類畢業生的就業情況,法國教育部從2009年開始全面追蹤調查。[1] 不過,教育部至今未曾針對取得學士文憑(licence)者進行過同類的調查,這不是因為偏重碩士以上資格,而是因為近年來取得學士文憑者有近四分之三選擇繼續攻讀碩士,[2] 針對就業問題的調查因此以碩士為基準較有統計上的意義。另一方面,光是碩士畢業生的人數就相當可觀,以2012年為例,當年取得碩士文憑者就將近有十萬六千人,[3] 而兩種技職類畢業生共計約九萬四千人。[4] 在調查成本有限的考量下,針對碩士以上做調查是比較合乎調查目的的作法。本文後半部所倚賴的數據大多是這項調查的結果。

一、歷史系的招生說明以及媒體的選系指南

在說明這項調查的最新統計結果之前,先讓我們往前溯至高中生選系的階段。因為對歷史有興趣的高中生難免會疑惑:「讀歷史系,然後呢?」而他們的家長往往比他們還更關心這點。

為了回應這個問題,知名的巴黎索爾邦大學(Université Paris-Sorbonne)歷史系在其簡介中列出該系畢業生的幾項出路:除了中、小學各級學校和研究機構之外,主要有新聞傳播、行政機關、歷史文化遺產保存、文化事業、國防、警政、外交與企業。[5] 這看來出路頗廣,但不免引人懷疑:這是不是「老王賣瓜,自賣自誇」?為此,參考來自學院門牆外的資訊是必要的。

創刊於1944年的《巴黎人報》(Le Parisien)在2012年推出每月一次的副刊《大學生》(Étudiant),並於該報網站上配合設置專區,且在其中建立一個指引學生選校、選系、選職業的資訊系統。[6] 根據該系統所列出的例子(所以並非所有的可能性),喜好「史地」者可從事的工作共有34種,[7] 跟物理科學的喜好者可從事的職業種類數量一樣。這個數目遠少於列居首位的數學(108種),也不如體育運動(54種),但畢竟是舞蹈的五倍以上,也比化工(12種)多得多。

《巴黎人報》所列的清單可按字母順序或收入水準列出。此處沒必要列出原文,因此也不必照字母順序,所以我們先扣除屬於地理系的9種,再按照收入水準高低,列出其中屬於歷史系畢業生可能從事的25種工作,並附上若干說明:省長(préfet,2013年時全國有250名)[8]、副省長、負責官方典禮儀式或外交禮儀的專員、保險核保人員、各地政府之觀光旅遊服務中心主管、人口專家(可協助各級政府擬定政策)、教授或研究員、心理分析師、歷史文化遺產保存專員、民族學者(可於研究機構、博物館工作,或輔助政府、甚至企業處理族群問題)、中學教師、中學圖書館之指導老師(Professeur documentaliste)[9]、記者、觀光景點或博物館之導覽解說人員、小學教師、教授級以下的大學歷史教師[10]、私立教育機構之教師、海外法國學校之教師、資料處理人員(企業、國際組織、出版社與媒體等均有此需求)、導遊、圖書館員、書店職員、旅行社之旅遊產品銷售或諮詢專員、古董業者、銀行或車站等等的櫃檯人員。[11]

以上所列職業別與歷史系畢業生的關連大多不難想像,但歷史系畢業生變成保險核保人員?這點在台灣可能會令許多人納悶。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來參考Université du Maine歷史系關於學生就業前景的介紹,[12] 因為這份說明可間接解決我們的疑惑。

該系在網頁上把歷史系學士未來可能從事的職業按照個人的修課選擇歸納為五大類:

  1. 教學與研究:亦即準備中小學教師資格考,或攻讀碩士、博士。
  2. 文化與歷史文化資產:學生可選修藝術史、考古學、人類學取向的歷史等課程,並另外進入相關機構或事業實習,藉以提高將來求職成功的機會。
  3. 資料處理與新聞傳播:一方面,學生可準備參加中學圖書館之指導老師之資格考,或參加各圖書館為招募人員而舉辦的考試;另方面,「由於在歷史方面所獲得的文化素養,歷史系學生特別具有成為記者的能力」。
  4. 企業:「企業尋找有學士或碩士等級學歷、且有文化素養的學生。歷史系學生被特別鎖定,因為他們往往具備可觀的廣泛文化素養,因為他們會正確地書寫,且因為他們專精於分析文本擅長作簡短的綜合結論。企業提供他們在職訓練,使他們得以迅速升遷,而他們的迅速升遷主要是因為他們具有廣泛的文化素養。」
  5. 公務人員資格考:歷史系學生能通過此類考試,「理由同上」。

為什麼企業要尋找具有廣泛文化素養的人?曾創辦並主持La Manu(一個以促進大學生與企業接觸為宗旨的民間組織)的Julie Coudry指出,這種人「能夠使〔企業內部的〕觀點多元化」(ils […] permettent de diversifier les regards)。[13]

透過Université du Maine的介紹,我們亦可理解,歷史系畢業生何以適合擔任保險核保人員。這種專業人員負責為保險公司審核投保申請、評估其中的風險、據以決定是否接受投保,並計算保險費率。對於保險業者而言,這是個非常重要的環節,因為一旦誤判,保險公司可能蒙受重大損失。職是之故,保險公司必會嚴選其保險核保人員,並給予相當好的報酬(在法國,這個工作的新手起薪為2700 歐元,比中學教師之起薪高35%)。[14] 風險評估須建立在足夠的資訊收集、嚴謹的分析、適切的綜合評估之上,而這些都被認為是歷史系學生在其養成教育中應該具備的能力。當然,歷史系不可能直接造就這樣的專業人員,另外的訓練是必要的,例如進入國立保險學院(École nationale d’assurances)就讀。著有Des hommes et des risques(人與風險)[15] 等書的作者Marc Nabeth就曾走過這條路。[16] 此外,在公開於網路的一些個人履歷之中,也不乏類似案例。

二、出乎一般預期的幾個實例

對於有心從事歷史教學研究的學生而言,他們的老師就是現成可參考的範例。但如果是純因興趣而想讀歷史系,在畢業後卻想從事別種工作呢?走過這種路徑的前輩多的是,但未必常出現在年輕學子的視野之中。不過,近年來幾乎天天出現在電視上的法國總理Manuel Valls倒是一個現成的例子:這位現任總理是巴黎第一大學的歷史系學士。此外,在他於2014年3月首度組成的內閣之中,教育部長Benoît Hamon與國防部長 Jean-Yves Le Drian也都是歷史系畢業生,[17] 後者更曾在大學擔任歷史系講師。[18] 可見歷史系畢業生從政也是一個不錯的選項。不過,志在從政者畢竟不是多數,我們需要可供大多數人參考的故事。

在大學任教的中古史專家Isabelle Heullant-Donat曾於2009年在讀者眾多的《解放報》上發表一篇文章,標題為〈歷史科會通到哪兒去?〉(L’histoire, ça mène à quoi?),[19] 在文中提到了幾位歷史系畢業生的就業故事。這些人在步出校門後並未走向一般人所預期的那幾個行業(例如教學、研究、新聞、出版、高等公務員等等),而有了出人意表的發展。這篇文章在同行中引起共鳴,在2011年還被Université d’Evry歷史系收錄於其學士課程手冊,作為引言。[20]

在這些故事中,佔最長篇幅的是當時三十八歲的Emmanuelle的經歷。畢業於索爾邦大學歷史系的她在婚後隨丈夫移居象牙海岸,在當地一家沒水沒電的私立學校教史地,後來還成為該校的校長。兩年後,她返回巴黎,進入一家工業部門的大企業,該企業選擇她是因為她的學經歷比較特別。經過八個月的在職訓練後,她負責管理該公司在歐洲的產銷供應,長達七年之久。她後來進入一家企管學院進修碩士等級的課程。其指導老師發現她懂得有方法地學習,能迅速搜尋、判斷資訊,能駕輕就熟地作出綜論。她自己則認為是在大學時培養了良好的基礎。這位女士後來轉任於一家從事成人終身教育的企業,她的工作包括向大型企業的高階幹部推銷自家公司的課程。人們認為她的優點是能提供另類觀點、「會唱另一種曲子」。Emmanuelle說:「要對相當高的管理與決策階層講話,得要旁徵博引、具有相當的文化素養、還要夠嚴謹」。在Heullant-Donat教授撰文時,Emmanuelle跟很多人一樣因2008年的金融風暴而失業;但她老神在在,因為已有人力資源公司主動跟她接洽。

另一位三十多歲的女性Christelle也受惠於歷史系訓練。她的碩士論文題目是「中古末期的理想丈夫」,但她畢業後既未繼續研究中古史,也沒去婚姻仲介業。她進入了一家照相機製造商擔任公關助理,然後跳槽到跟該公司有合作關係的一家中小企業,從短聘的廣告助理做起,後來獲得長聘且晉升為該企業的文稿專員(為求文件撰寫的效率與嚴謹,有些公司需要專人從事這種工作)。她提到自己有幾項優點受僱主賞識,跟前面所提的Emmanuelle在企管學院時的指導老師對她的正面評語高度重疊,而且部份印證了Université du Maine歷史系關於企業徵才的說明。

Heullant-Donat教授文中還指出一條往往被忽略的路徑:企業史。有些企業關注本身的歷史,所以會主動邀請史學工作者幫忙撰史。有時是歷史系學生在學時為了撰寫論文而進入某企業的檔案室查閱資料,日後因而任職於該企業。甚至曾有人研究某企業之歷史,其後在該企業一路晉升,成為高階主管,例如Marc Meuleau就是受到引述的個案。他在1985年被Indosuez延聘,為這家肇基於1858年的銀行作史。[21] 曾通過資格考而可在高中與大學教歷史的他就此一直待在金融業。Heullant-Donat在2009年的文章中提到,這位先生於2007年在法國農業信貸(Crédit agricole)集團旗下的投資銀行Calyon主管出口融資部門。根據近年的資料,他自2013年起擔任阿拉伯法國聯合銀行(UBAF)香港子公司之CEO。[22]

三、教育部之就業統計

對於多數法國歷史系學生而言,成為銀行的CEO可能仍是個遙遠的夢。畢竟在失業率居高不下的年代,還是先著眼於「將來能否找到工作」吧!關於這個問題,前文提到的法國教育部就業調查值得我們參考。

表1 法國教育部就業調查統計

 

表1 法國教育部就業調查統計

該項調查每年進行一次,每次的調查對象都是前年的畢業生。調查者在匯整畢業生名單後,對其中已進入就業市場的人發出問卷,詢問這批人在畢業後的三十個月之內的就業情況。以2014年度開始進行的調查為例,其調查對象就是在2012年取得學位的人,而不納入其它年度的畢業生。在計算就業率之前,該調查先排除外國人以及畢業後兩年半之內繼續就學者。例如,在2012年取得碩士文憑後隨即攻讀博士、或在2014年轉回學校讀書的人統統不能算是「投入就業市場者」。

跟前幾個年度一樣,2012年出產的歷史碩士繼續求學的比例明顯偏高,有62%。[23] 這一年的新科歷史碩士總共2504人,扣除繼續求學者與外國人之後,出現在就業市場的人僅有741名,亦即此學科碩士總數的30%。在這741個投入就業市場的歷史碩士當中,有562人回應這份調查,問卷回收率達76%,高於全部碩士平均值(71%)。從這個回收率來看,歷史科的調查結果貼近真實情況的可能性頗大。

畢業兩年半之內投入就業市場的2012年歷史碩士有82%找到工作。與人文社會科學類的86%、或同一年度畢業的全體碩士(89%)相較,此比例較低。跟歷史科在伯仲之間的有經濟與社會管理、語言學、地理(此三科皆為84%)、宇宙科學(83%)、藝術(82%)、政治學(81%)等等。其中就業率最低的是「人類學、民族學、史前研究」(66%),而最高的是「數學與資訊」(97%),但也沒能全壘打。

在理解這些數據時,我們必須注意的是台、法的社會經濟境況的差異。法國的失業率近十年來都一直高於7%,而且自2013年起都維持在9.5%以上,最新的數據則為10.6%。[24] 因為整體經濟的結構與境況,同時也因為特定領域內的人才供需難以平衡,所以即使讀的是某項在台灣被視為就業保障的學科,還是有相當比例的法國碩士在走出校門兩年半後仍處於待業狀況。在2012年的碩士之中,醫學碩士的就業率為93%,略高於藥學(92%)與電機(91%);而在台灣通常被視為「冷門」的數學亦達到93%,跟醫學、機械平起平坐,且稍優於土木工程(91%)。

另外須要特別說明的是,我們不可直接拿法國教育部的這項就業統計來對照全國失業率,然後推論說,碩士失業率高於全國失業率。如前所述,在法國教育部的這項就業統計中,所謂的「就業率」是指畢業生在限定期間內(取得學位後的三十個月之內)的求職結果。而在全國失業率的統計當中,只要是就業,不管是在第三十一個月或第三百個月找到工作,都不能算是失業。

事實上,不論讀的是哪個科系,碩士文憑都不是絕對的就業保障。不過,專業資格研究中心(Centre d’études et des recherches sur les qualifications)之長期調查顯示:文憑等級越高,越容易避開失業,且通常帶來較高的收入。以2010年離開學校的人在2013年時的情況為例:只拿到中學文憑者的失業率為25%;一般科的學士(在大學就讀三年)則僅有14%的人失業;而這項統計在碩士、博士兩組更分別降至12%與6%。而且,薪資與學歷成正比:這四組人的起薪中位數(median)依序為1160、1300、1680、2100歐元。[25]

從薪資的角度來看,若排除特例,而就一般情況來看,歷史科系對於志在高薪的人而言,不像是個好選擇。在2012年取得碩士、且在畢業兩年半後有全職工作的人的月薪淨額中位數為1900歐元。其中的歷史碩士跟語言學碩士一樣,月薪淨額中位數僅有1520歐元,只比墊底的「人類學、民族學、史前研究」(1450歐元)多一些。雖然這樣的薪資水準(大致可視為起薪)差藥學碩士的2280歐元一大截,但比起基本工資淨額(2015年時為1136歐元),又顯得好很多。[26]

最後回到我們最初的問題:法國歷史系畢業生究竟從事何種職業?從法國教育部提供的調查結果來看,首先,有近乎半數(47%)的史地碩士受雇於公部門(國家、地方政府與醫院)。除了排名第二的心理學(41%)之外,其它科系的碩士受雇於公部門者均未超過四成。若不分科系,受雇於公部門者僅佔全部碩士之19%。由此可見,進入公部門是法國史地碩士的主流,亦是其特色。這多少也可解釋何以歷史碩士的薪資偏低。此外,近年來在歐債風暴的衝擊下,政府財政緊縮,可供史地碩士角逐的公部門職缺可能也因而受限。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只要在公部門取得編制內職位,就幾乎不可能被裁員。所以,若就長期來觀察,史地科全體畢業生的就業時間vs.失業時間比例可能處於中間水準以上。

史地碩士的第二大僱主是私人企業。如果加上受雇於公營事業者(4%),共有38%的史地碩士進入企業界。由此可見,我們先前看到的歷史系介紹所言不虛,而且絕對不是在講一種邊緣現象。當然,相較於其他科系,進入企業的史地碩士比率是偏低的,因為若不分科系的話,有三分之二的碩士在就業時選擇進入私人企業。

排名第三的僱主是社團法人(12%)。另有2%的史地碩士自己當老闆。最後還剩1%,他們的僱主是自由業者或獨自經營事業者。

從另一種分類方式來觀察,以下的統計圖告訴我們,史地碩士的雇主們是屬於哪種產業類別:

表2 法國歷史系畢業生從事各種職業的比例



表2 法國歷史系畢業生從事各種職業的比例

在史地碩士之中,進入公務系統的比例最高——法學碩士的情況相同,而且其比例也一樣是23%。此項最低比例是出現在資訊科學,該科碩士只有1%受雇於公務系統。

吸引史地碩士的第二大磁鐵是教育體系,有18%的史地碩士在此體系找到工作,僅次於「文學、語言、藝術」類的碩士,該類別有29%的人走出校門後又踏入校門任職。

另外在「藝術、表演與娛樂活動」類,也有9%的史地碩士在此類行業就業,這可能是一般人比較不會預想到的。

從歷史系與媒體的介紹到教育部的統計,再加上一些具體實例,我們一再看到,歷史系所的畢業生在就業時有幾項「主流」出路,但其他可能性全部加起來也不少,佔了大半。

大約在五年前,《世界報》曾刊出一篇向大學新生介紹如何選系的文章,其標題是「選系指南:文科與人文科學通往一切」。[27 ]所謂的「一切」當然只是一種修辭,實際上指的是「許許多多」。法國的歷史系所當然不可能把一個學生教成醫生或建築師,但其畢業生也不見得只能從事歷史教學或歷史研究。他們可勝任的工作堪稱五花八門,且有可能在本科之外的領域出類拔萃。走出本科,他們的優勢通常不在於擁有多少歷史知識,而是在教育訓練過程中獲致的文化素養與基礎能力,包括優良的文字書寫能力、快速收集與整理資料的能力、分析歸納與綜合判斷的能力、具有綜觀的評估能力等。以武俠小說的術語來講,這可謂一種「內功」。「內功」或許正是法國歷史系畢業生適應環境的秘訣,在這個快速變遷的時代尤然。


 

註解:

[1] 為了配合歐盟多數國家的同等學歷轉換認證,法國高等教育於2005年實施新制,簡併文憑的層級,包括設置master學位來取代以前介於學士與博士之間的種種文憑。首屆新制碩士多於2007年畢業。這批人即教育部這項年度就業調查首次進行時的追蹤對象。高教技職類畢業生則包含類似我國二專文憑的「技術類大學文憑」(diplômes universitaires de technologie, DUT),以及「職業類學士」(licence professionnelle, LP)。

[2] 參閱:Samuel Fouquet, “Parcours et réussite en licence et master à l’université: les indicateurs de la session 2013,” note d’information 13.02, MENESR-SIES, Apr. 2013, https://kamatiam.org/wp-content/uploads/2016/03/NI_MESR_13_02_248155.pdf (2016年2月27日擷取,以下線上資料擷取日期均同);Isabelle Maetz, “Parcours et réussite aux diplômes universitaires: les indicateurs de la session 2014,” MENESR-SIES, July 2015, https://kamatiam.org/wp-content/uploads/2016/03/NF15-04_452495.pdf .

[3] Ministère de l’Éducation nationale, de l’Enseignement supérieur et de la Recherche, “Enquête insertion professionnelle des diplômés de master 2012,” https://kamatiam.org/wp-content/uploads/2016/03/Insertion_des_diplomes_de_master_2012_-_Resultats_detailles_514161.pdf.

[4] Ministère de l’Éducation nationale, de l’Enseignement supérieur et de la Recherche, “Enquête insertion professionnelle des diplômés de DUT 2012,” https://kamatiam.org/wp-content/uploads/2016/03/Insertion_des_diplomes_de_DUT_2012_-_Resultats_detailles_514155.pdf ; Ministère de l’Éducation nationale, de l’Enseignement supérieur et de la Recherche, “Enquête insertion professionnelle des diplômés de licence professionnelle 2012,” https://kamatiam.org/wp-content/uploads/2016/03/Insertion_des_diplomes_de_LP_2012_-_Resultats_detailles_514159.pdf.

[5] Université Paris-Sorbonne, “Présentation.” http://www.paris-sorbonne.fr/presentation-3115.

[6] http://etudiant.aujourdhui.fr/etudiant/orientation/metiers.html .

[7] 需要指出的是,在這34種工作中,有9種是比較適合地理系畢業生,因此不列入考量。歷史與地理在法國的大學體系中雖然早就分道揚鑣,但在分類時仍常被依循十九世紀以降的傳統放在一起,而且在高中教育階段與高中會考時都合為同一科目,所以許多統計會把兩科合併看待。

[8] Préfet是法國政府派至各地代表國家行使權力的高級公務員。其人數見:Cour des comptes, La gestion des préfets, 9 July 2014, p. 3, https://www.ccomptes.fr/content/download/73814/1915910/version/2/file/20140923_refere_70412_gestion_des_prefets.pdf .

[9] 法國的中學皆有這類教師,專門負責指導學生如何使用圖書館、尋找資料。要擔任這個職位須通過國家考試,而且有碩士資格才得以擔任正職。年資達五年者可以經由參加考試而升為督學。參閱:Le Parisien Étudiant, “Fiche Métier : Professeur documentaliste,” http://etudiant.aujourdhui.fr/etudiant/metiers/fiche-metier/professeur-documentaliste.html.

[10] 既然先前已有「教授與研究員」,為什麼還要列出這項?主要原因在於:在法國若要升至「教授與研究員」,必須通過資格考(通常要寫出夠份量的論文),所以二者不能混為一談。

[11] 《巴黎人報》的網頁指出:這個工作有被機器取代的趨勢,但在第一線接觸顧客的經驗可以是通往企業主管層級的跳板。http://etudiant.aujourdhui.fr/etudiant/metiers/fiche-metier/guichetier.html.

[12] Faculté des Lettres, Langues et Sciences humaines, Université du Maine, “Départements d’Histoire : Débouchés professionnels”, http://lettres.univ-lemans.fr/fr/departements/histoire/debouches_professionnels.html.

[13] 引用於Isabelle Heullant-Donat, “L’histoire, ça mène à quoi? ”, Libération, 9 Oct. 2009.

[14] Le Parisien Étudiant, “Fiche Métier : Souscripteur,” http://etudiant.aujourdhui.fr/etudiant/metiers/fiche-metier/souscripteur.html.

[15] Marc Nabeth, Des hommes et des risques, Paris, l’Harmattan, 2013.

[16] 根據其個人介紹:“Marc Nabeth,” Institut Thomas More, http://www.institut-thomas-more.org/marc-nabeth.html.

[17] 請參閱Aliénor Carrière, Anaïs Mustière, “Gouvernement Valls: trois énarques, quatre normaliens et… des anciens de l’Unef,” Le Figaro, 2 April 2014.

[18] 請參閱Alain Le Bloas, “Jean-Yves Le Drian : Itinéraire d’un enfant des quais,” Le Télégramme, 22 March 2010.

[19] Isabelle Heullant-Donat, “L’histoire, ça mène à quoi? ”,前引文。

[20] Départements d’Histoire, Université d’Evry, Histoire: Licence 2011-2012, http://www.univ-evry.fr/modules/resources/download/default/Formation/offre%20de%20formation/FichesFormations/Licence/SHS/Histoire/BrochureLICENCEHistoire2011-2012.pdf .

[21] 他後來發表的Des pionniers en Extrême-Orient (Paris, Fyard, 1990) 成為企業史、法國殖民經濟史等領域的重要參考著作。

[22] 根據該銀行香港子公司網站( http://www.ubaf.fr/PG/Network_HongKong.asp )之最新資料以及銀行之2013年年報:Union de Banques Arabes et Françaises, Rapport Annuel, 2013, p. 15。其姓名未出現於前一年的年報。

[23] 在所有的學科中,繼續求學者之比例以法學、哲學最高,皆為70%;最低的兩類則是管理學(16%)與應用外語(20%)。以全體碩士來看,有40%選擇繼續求學。

[24] INSEE, “Taux de chômage en 2014,” http://www.insee.fr/fr/themes/tableau.asp?reg_id=0&ref_id=NATnon03337; INSEE, “Hausse du taux de chômage au troisième trimestre 2015,” http://www.insee.fr/fr/indicateurs/ind14/20151203/Chomage-T315.pdf.

[25] Christophe Barret, Florence Ryk, Noémie Volle, Enquête 2013 auprès de la Génération 2010: Face à la crise, le fossé se creuse entre niveaux de diplôme, Bref du Céreq, n° 319, 2014, pp. 5-6.

[26] INSEE, “Montant mensuel net du smic pour 35 heures de travail par semaine (151,67 heures par mois) – Après déduction de la CSG et CRDS,” http://www.insee.fr/fr/bases-de-donnees/bsweb/serie.asp?idbank=000879878 .

[27] Matthieu Lamarre, “Orientation : les lettres et les sciences humaines mènent à tout,” Le Monde, 20 May 2011.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亦不得修改本文。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戴麗娟 / 法國歷史系畢業生從事何種職業
引自歷史學柑仔店(http://kam-a-tiam.typepad.com/blog/2016/03/法國歷史系畢業生從事何種職業.html)

戴麗娟(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最後修改日期: 2019-05-12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