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宗億(國立東華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兼大眾史學研究中心主任)

 

 

1953年,來自瑞士的錫質平神父(Rev. Jakob Hilber, 1917-1985)協同史多福神父(Rev. Lukas Stoffel, 1913-2002)進入臺東傳教,[1]開啟「白冷外方傳教會」(Societas Missionaria de Bethlehem,簡稱「白冷會」)先後40餘名外籍傳教士與東臺灣土地和人群結緣的故事。此後,經一篇又一篇記述文章,以及一則又一則的故事,我們將瞭解「白冷會」外籍傳教士這群一般意義上的「他者」,如何透過傳教、教育、醫療與社會扶助等各種傳愛事業,跟東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漢人與原住民族建立深刻情誼,最後已然成為融入的「我者」…

本文作為開篇,聚焦「白冷會」在臺東最初十餘年的發展,[2]概述錫質平神父等1960年代中期以前來到臺東的「白冷會」外籍傳教士於教育、醫療、社會扶助與原住民族語言和文化保存等傳愛事業所奠定的基礎,並兼及與「白冷會」攜手合作的「聖十字架慈愛修女會」(Sisters of Mercy of the Holy Cross)與「聖母醫療傳教會」(Medical Missionaries of Mary)修女身影,以及乘載「白冷會」在臺發展與土地和人群結緣的種種「記憶所繫之處」,以作為後續系列篇章細品「白冷會」外籍傳教士在各堂區傳愛故事之序幕。

 

在東臺灣遇見「白冷會」

 

2020年元旦,在新冠大疫席捲全球前夕,東華歷史CCP研究團隊,來到了位於臺東市杭州街的「白冷會」會院。甫抵會院,院狗已在門口迎接,隨後迎面而來的是當時已在臺灣生活57年,並於2017年歸化中華民國國籍的歐思定修士(Br. Augustin Büchel, 1936-)。簡單寒暄之後,歐修士呼喚我們到接待客廳,引我們走向一面「躺著的」巨幅「臺東縣地圖」。

地圖上標示著堂區、教堂、學校、醫院、學生宿舍等「白冷會」記憶所繫之處,並飾以臺東各地漢人與原住民族等多元族群臉孔。由地圖彷彿可見白冷會傳教初期之艱辛;起初南迴鐵路尚未開通,錫質平神父從臺東市前往大武傳教和帶領大武學童到臺東就學,需徒步沿海灘前往;在南橫公路通行前,孫惠眾神父需攀登關山越嶺道,前往沿線部落傳教與進行物資和藥品補給。一幅充滿人本味道的地圖,正訴說著「白冷會」到臺東從事傳愛的歷史。

 

圖1 歐思定修士在白冷會接待客廳向CCP研究團隊介紹「躺著的」臺東縣地圖。

圖片來源:潘宗億於2020年1月1日拍攝。

 

「白冷會」於十九世紀末成立於瑞士。1895年,法國籍耶穌聖心傳教會(FMJ)巴皮耶神父(Pièrre-Marie Barral)在瑞士琉森(Lucerne)附近的梅根鎮(Meggen)創辦一所傳教中學,次年遷往施維茨州(Schwyz)茵夢湖(Immensee)。1921年5月30日,教宗本篤十五世(Benedict XV, 1854-1922)頒發諭令,正式創立白冷外方傳教會,此後傳教足跡遍及瑞士、德國、查德、肯亞、莫三比克、辛巴威、海地、哥倫比亞、厄瓜多、秘魯、玻利維亞、日本、美國、中國、臺灣等地。而「白冷會」外籍傳教士進入臺灣傳愛的故事,得從錫質平神父開始說起。

 

典型在夙昔:錫質平神父

 

1953年10月12日,應「花蓮教區」費聲遠主教(Bishop André-Jean Vérineux, 1906-1983)之邀,錫質平神父進入臺東宣揚天主教,象徵「白冷會」與臺東土地與人群結緣之始,而錫神父在臺東的傳愛事業也為「白冷會」在臺發展奠定了基礎。

錫質平神父於1938年入「白冷會」,自1953年來臺,迄1985年3月28日病逝於臺東聖母醫院,後半生都在臺東從事福傳以及教育、醫療與社會扶助事業,安息主懷後,亦長眠於大武鄉南興部落,與排灣族故友劉樟相伴。錫神父與大武地方與人群的結緣故事深植在地記憶,此由2021年3月22日開展的「走讀巴塱衛:大武時光廊道特展」將錫質平神父列為「大武名人堂」首位即可見一斑。

 

圖2  潘宗億攝於2021年3月29日。

 

在臺奉獻期間,錫質平神父拓展教務之餘,曾任白冷會臺灣教區區會會長(1956-1961)、康樂學生宿舍院長(1961-1963)、鹿野本堂神父(1964-1967)、臺東培質院院長(1967-1968)、公東高工總務主任(1968-1971、1976-1985)、大武本堂神父(1971-1976)等職,而白冷會早期興辦之教育、醫療與社會扶助事業,多可見錫神父身影。

 

圖3 以教育為傳教以外最大志業的錫質平神父。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錫神父對臺東的貢獻,最為地方津津樂道者,莫過於他於1960年創辦了以精良木工技藝聞名的公東高工。位於公東高工大樓頂樓的公東聖堂,也以其清水模建築以及獨特的內部空間設計與獨特彩繪玻璃裝飾,被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World Mounments Fund)評為「世界30棟重要現代建築」之一,並譽為「臺灣廊香教堂」,更於2003年登錄為歷史建築。此外,作為公東高工技職教育延伸,雷化民神父(Rev. Franz Leimer, 1928-1997)自1963年起,先後創設技藝訓練班、學徒班、技藝訓練中心,最終在1977年發展為「財團法人東區職業訓練中心」,對東部就業機會之改善頗有助益。

 

圖4   1963年6月22日臺東縣私立公東高級工業職業學校全體教職員生歡送第一屆畢業生紀念合影,後方建築即為興建於1960年的公東高工聖堂大樓。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提供

 

圖5  由瑞士建築師達興登(Justus Dahinden, 1925-2020)設計的公東聖堂內部。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其次,錫神父在臺東、成功、大武、康樂成立培質院,除了培養本地神父,意在提供臺東偏遠、貧窮原住民與漢人子弟友善的住宿與課業輔導環境,諸如前臺東縣長陳建年與前高鐵董事長歐晉德都曾受培質院照顧。培質院不僅裨益地方漢人與原住民族群良多,也成為1950年代以來許多臺東中學與臺東農校學子的記憶所繫之處。

 

圖6  1955年6月22日培質院落成紀念合影,而培質院之命名取自教廷駐華公使黎培理(Antonio Riberi)的「培」與創辦人錫質平神父的「質」。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其次,錫神父於1961年力邀「聖母醫療傳教會」修女前來臺東從事醫療服務,於1961年成立聖母助產院,幾經擴張與擴建而於1975年轉型為臺東聖母醫院。1963年,錫神父延續過去長期與聖十字架仁愛修女會的合作關係,成立關山聖十字架醫院,並於1985年合作成立「救星教養院」。凡此種種,對臺東醫療資源之改善有所裨益。

 

圖7 興建於1967年的聖母助產院建築。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圖8  成立聖母助產院的柯淑賢修女(Sr. Kieran Saunders,後方中間)與蘇蘊芳修女(Sr. Shirley Smith,後方右邊),而騎三輪車者為1963年加入助產院行列的裴惠蘭修女(Sr. Petria Whelan)。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再者,錫質平神父為改善原住民生活,推動「儲蓄互助」與「河川地築堤耕作為良田」等社會扶助事業。自1966年起,錫質平神父與龔岱恩神父(Rev. Josef Guntern, 1915-1987)、池作基神父(Rev. Meinrad Tschirky, 1930-1992)等「白冷會」神父,呼應于斌樞機主教(1901-1978)於1964年創辦「中國互助運動協會」所推廣的「儲蓄互助社」運動,在臺東成立儲蓄互助社,協助原住民族消除貧窮。儲蓄互助社的基本目標,重在培養民眾儲蓄習慣。由於儲蓄互助社接受小額貸款,且手續簡便而無需抵押,無力償還者仍得延期,故有「窮人的銀行」之稱。

為推動「儲蓄互助社」運動,「白冷會」神父舉辦「儲蓄互助社教育講習班」,除了宣導儲蓄觀念,並希望學員理解儲蓄互助社「非為營利、非為救濟、乃是服務」的精神,同時傳遞儲蓄互助社運作方式與管理模式相關知識。1966年2月8日,龔岱恩神父以個人資金籌辦第一屆「東部儲蓄互助社講習班」,獲得堂區民眾熱烈響應,爾後於1969年在金崙堂區設立儲蓄互助社。1967年12月3日,李懷仁神父(Rev. Paul Ricklin, 1936-2007)在大武鄉大鳥社區舉辦「聖惠儲蓄互助社教育講習班」。

 

圖9  龔岱恩神父於第一屆「東部儲蓄互助社講習班」留影。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圖10  李懷仁神父於「聖惠儲蓄互助社教育講習班」結訓典禮與學員合影。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此後,諸如池作基神父在東河堂區、滿海德(Rev. Ernst Manhart, 1905-1991)在都蘭堂區、迪樂道神父(Rev. Casimir Dillier, 1924-2008)在長濱堂區、史泰南神父(Rev. Dominik Steiner, 1916-2002)在宜灣堂區、魏主安神父在馬蘭堂區、賀石神父(Rev. Hans Huser, 1937-)在南王堂區、葛德神父(Rev. Ernst Gassner, 1936-)在鹿野堂區,陸續成立儲蓄互助社,至高峰時期高達43社之多,[3]奠定臺東儲蓄互助社發展基礎。其中,都蘭堂區民眾為紀念滿海德神父對地方之貢獻,更將當地儲蓄互助社更名為「海德儲蓄互助社」。

再者,為防範洪水影響民眾生計,自1963年起,錫神父推動「河川地築堤耕作為良田」運動,在鹿野、大武、海端等鄉修築河堤、水圳,並開發河川地,以供教友耕種。1968與1969年,為修築瑞和與寶華堤防,葛德神父承續錫神父計畫,購買水泥、鐵絲等建材製作鐵絲蛇籠,並運用美援物資以工代賑,號召兩地教友修堤,並將新生地闢為水田,並分配予參與修堤者開墾,得發揮改善當地居民生活之效。

 

圖11 1968年修築鹿野鄉瑞和堤防之景。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圖12 1969年修築寶華堤防之景。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錫神父於教育、醫療與社會扶助等事業貢獻卓著,故於1984年榮獲「臺東縣榮譽縣民」肯定,而其所樹立之典型,亦可見諸陸續來到臺東服務的「白冷會」外籍傳教士的傳愛故事,繼而深植地方集體記憶,這些都是後續篇章將傳述之內容。

以錫質平神父而言,其與南興部落頭目劉樟家族之情誼,即深植地方記憶。錫神父傳教以南迴地區為始,首入大武南興部落開教,期間與頭目劉樟建立深厚友誼。戰後初期,大武醫療資源匱乏,劉樟因肺結核到臺東治病,其子劉德禮在臺東市區漁會工作而接觸到錫神父,趁劉樟到臺東治病帶他參加天主教禮儀。劉樟認為天主教祭禮較原住民傳統祭禮完整,便邀錫神父到大武鄉傳教,並因其身份和與鄰近部落良好關係,協助錫神父在大鳥與森永等地傳教,兩者友情亦由此建立,即使劉樟身後,錫神父對劉家持續友好,而劉樟家人也非常敬愛錫神父,甚至在錫神父即將過世之前,力邀他與劉樟一起長眠南興。

1985年3月28日,錫神父因病逝世,4月13日依其遺願移靈至南興,最終長眠於劉樟墓旁。當天,眾多臺東地方民代、公東高工師生和校友、各區教友,都來為神父送行。據劉樟女兒劉素華回憶,當天送葬車隊很長,參加葬禮群中約有千餘。錫神父身後哀榮備至,可謂他在臺東傳愛的迴響。

 

圖13 行告別彌撒禮之後,錫質平神父大體移至南興部落公墓,送行者眾。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雖錫神父離世已久,但其身影仍長駐臺東教友記憶。2017年,大武堂區開教六十週年紀念,一座錫質平神父塑像出現在大鳥天主堂前,象徵大武排灣教友對他的緬懷。

 

圖14 大鳥天主堂前的錫質平神父塑像。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長眠於斯的白冷會神父群像

 

錫質平神父入臺東傳教之後十年,白冷會外籍神父與修士二十餘名陸續而來,為「白冷會」在臺後續發展立下根基,而他們也跟錫神父一樣,與多元族群教友成為故交,最終亦融入臺東這片土地。

來到臺東成功小馬天主堂墓園,我們即看到紀守常神父(Rev. Alfred Giger, 1919-1970)、周維道神父(Rev. Viktor Notter, 1906-1992)、池作基神父(Rev. Meinrad Tschirky, 1930-1992)、滿海德神父(Rev. Ernst Manhart, 1905-1991)、蘇德豐神父(Rev. Gottified Suter, 1929-1989)、郝道永神父(Rev. Friedrich Hort, 1908-1984)等於1954到1964年間來到臺東的「白冷會」外籍傳教士長眠於斯。

 

圖15  座落於小馬天主堂後方的墓園,多位白冷會神父長眠於此。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此外,我們知道不少「白冷會」神父也永留臺灣。例如,龔岱恩神父在知本與太麻里等地區傳教33年,於1987年病逝後葬於金崙公墓;胡恩博神父(Rev. Otto Hurni, 1913-1969)來臺傳教14年,於1969年因突發性心臟病離世,依其遺願長眠於太麻里天主堂;史泰南神父來臺43年之後,於其在宜灣天主堂後方親手開闢的庭園歸於塵土。我們也聽說:孫惠眾神父(Rev. Franz Senn, 1900-1976)在關山堂區服務22年之後雖因病返回瑞士休養,卻急著回到他深深思念的臺東,但不幸在1976年8月29日搭機返回臺灣前夕身故。

在「白冷會」傳教史上,神父與教友建立深厚友誼者不少,除了錫質平神父之外,紀守常、龔岱恩、孫惠眾、吳博滿、周維道、和致中(Rev. Leo Herrmann, 1901-1996)、費道宏(Rev. Patrick Veil, 1901-1988)等「白冷會」神父與教友成為故交的故事,也都令人感動。

深耕蘭嶼與鹿野的紀守常神父。紀神父生於瑞士,1954年來臺,先後在關山、鹿野、延平、蘭嶼等地宣教建堂。在其26年在臺傳教生涯中,與蘭嶼和鹿野的土地與人群連結尤深,部分蘭嶼教友因其在戒嚴時期勇於與軍警對抗,捍衛蘭嶼住民土地權益,譽其為「蘭嶼之父」。

1954年初,紀神父偶遇臺灣基督長老教會蘭嶼傳教員夏本.馬安納巫等達悟族人,與之對話後,興起到蘭嶼傳教志願,先後在Imorod(紅頭)、Iraraley(朗島)、Ivalino(野銀)、Yayo(椰油)、Iratay(漁人)、Iranmeylek(東清)等部落講道、建堂與培訓傳教員。

 

圖16 為籌措建堂經費,紀守常神父在1963年曾參與香港邵氏公司所拍攝的電影《蘭嶼之歌》,飾演片中神父一角。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紀神父尊重達悟傳統文化,曾著祭衣在拼板舟內參與meypoapoag(祝福節)儀式。教堂落成時,他也著達悟銀帽與黃金胸飾迎賓,還買豬宴請賓客。

 

圖17  紀神父著祭衣在拼板舟內進行祈福儀式。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紀神父尤致力於蘭嶼青少年教育,每將達悟學子送至臺東和平部落借宿就學。紀神父車禍逝世後,由他送到臺東就學的達悟學子,出席了1970年3月13日的紀神父告別彌撒。2019年,為感念紀神父為當地的貢獻,和平教友於神父冥誕一百周年,特於和平天主堂原聖母亭位置建立銅像,以為紀念。

 

圖18  由紀神父送到臺東就學的達悟學子,出席了紀神父的告別彌撒。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與紀守常神父「同梯」來到臺東的,還有龔岱恩神父與孫惠眾神父。

未被神靈嚇跑的龔岱恩神父。龔神父生於瑞士,1937年入白冷會,1954年來到臺東之後,都在南迴地區傳教。在其傳教初期,發生不少趣聞,如擔任知本堂神父時,當地居民若干企盼神靈「嚇跑」神父,但幾經觀察,依舊安然無恙,自此許多新望教友接受天主教信仰。此外,龔神父也致力於幼教與原住民語言保存,曾在知本辦幼稚園,亦與蔡金鳳女士合作將《四部福音》翻譯成排灣族語。根據在地記憶,龔神父急公好義,曾資助不願嫁給軍人的阿美族少女取得司法協助;因金崙交通不便,龔神父常以汽車載送病患到高雄或臺東。

 

圖19  照片呈現21世紀初蔡金鳳女士和龔岱恩神父將《四部福音》翻譯成排灣語的景象。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騎重機的孫惠眾神父。孫神父生於瑞士,1925年入白冷會,1954年4月來臺任關山堂區神父,至1975年11月因病返回瑞士休養。孫神父駕重機傳教,關山教友記憶猶新。孫神父任關山堂區神父時,需前往電光主持彌撒,但其間交通僅靠一座木式便橋,他便騎重機渡卑南溪到對岸。利稻堂口義務使徒余桂花女士回憶,她小時曾坐上孫神父的機車一起渡河,但重機高度使她感到害怕,孫神父便跟她說:「不要怕!怕什麼?那都是要走的!人都會走,有天主的安排的!」

戰後初期南橫公路尚未開通,前往利稻等部落主持聖祭,須取道關山越嶺道,行程約二至三天。余桂花女士回憶,南橫沿線部落醫療資源缺乏,孫神父都會幫他們準備藥品補給。

除了重型機車,孫神父為關山人留下最深刻的記憶,應是他任關山堂區神父期間,每天定時敲鐘三次,提醒教友誦讀《三鐘經》,甚而成為民眾作息依據。

 

圖20 孫惠眾神父在關山堂區服務期間每天定時敲鐘三次。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圖21  吳博滿神父任白冷會臺灣區會長時主辦「臺東縣天主教幼教師資講習班」與學員合影紀念。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注重幼教的吳博滿神父(Rev. Ernst Uebelmann, 1911-1999)。吳神父生於瑞士,1933年入白冷會,1955年來到臺東任馬蘭堂本堂,曾建大南、新園、賓朗、利嘉等天主堂。尤其注重幼教的吳神父在1959年大南天主堂成立後,隨即開設大南幼稚園,又因臺東幼教師資缺乏,任會長期間(1961-1967),特推動幼教師資暑期講習班,對當地部落學前教育影響深遠。吳神父在大南25年,幫助很多家庭度過難關的故事至今仍在傳頌。1992年,吳神父退休之後竟把積蓄捐給大南天主堂,在1996年返回瑞士前夕,大南教友送他一套魯凱族頭目傳統服裝和配刀作為紀念,可見地方人士的感念之情。

 

圖22 吳博滿神父所創設之大南幼稚園師生於室外上遊藝課之情景,約攝於1959年。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與傳教員情如父子的周維道神父。周神父生於瑞士,1930年入白冷會,1955年來臺後在馬蘭、泰源、初鹿等堂區傳教,曾任教於聖若翰傳教學校。周神父熱愛閱讀中國古籍,與人談話常引用中國名言佳句,也能以中文誦讀日課,曾被單國璽樞機主教稱為「中國詩人」。周神父與初鹿傳教員麥金章一家熟識,每到中秋麥家都與周神父相聚。麥金章曾說「生我的是我父親,但教育我的是周神父」。周神父於1992年10月1日辭世後,麥家參加了周神父殯葬禮,每到中秋也到小馬天主堂墓園懷念周神父。此外,教友記得周神父個性內斂、樂意助人,拜訪教友、病人、老人時會送小禮物,讓人備感溫馨。

注重幼教的和致中神父。和神父生於德國,1956年來臺後於都歷、池上、初鹿等地傳教,曾建池上與錦屏天主堂。1986年回瑞士,1990年短暫來臺任初鹿堂本堂,同年八月返回瑞士後於1996年逝世。曾在初鹿堂區服務12年的和神父,致力於貧苦老人、弱勢家庭救援與關懷,諸如幫助教友修繕房子、為老人與弱勢家庭送飯菜、騎機車載送病人急救等事蹟,長存當地民眾記憶。和神父也十分關注幼兒教育,不僅在池上、初鹿創辦托兒所與幼兒園,亦積極充實幼稚園設施與師資,深受家長肯定。和神父總是會帶給小朋友驚喜,除了糖果與巧克力外,還會送給他們積木、樂高等國外玩具。

熱愛卑南族語言與文化的費道宏神父。費神父生於德國,1956年來臺,1957年任知本堂神父,除了擴充天主堂,並設幼稚園與青年館,致力於保存卑南族語言與文化。費神父能以卑南語溝通、講道理,對卑南族文化相當重視,與巫師以朋友相稱。1962年,費神父清楚體認青年會所的重要性,故協助建立青年館,部落會所制度得以恢復,南王著名作曲家陸森寶為此創作歌曲紀念。此外,費神父曾邀請在名古屋南山大學任教的山道明神父(Rev. Dominik Schruders)前來研究卑南族文化,留下珍貴的民族誌資料。

費神父也注重幼教,他在1968年開辦天真幼稚園,並常言「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1985年,知本教友為紀念他,將幼稚園更名為道宏幼稚園,後因不敵新興私立與公立幼稚園競爭,加上知本地區人口變遷,現已停止營業。道宏幼稚園雖已成歷史,但至今仍帶給知本天主教信徒與民眾無限兒時回憶。

 

圖23 1968年6月25日,費道宏所創立的天真幼稚園畢業留念。拍攝當時知本堂神父為代理的李懷仁神父,即第三排坐者左二,因費道宏神父當時回德國休假。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費神父與傳教員陳光榮先生也建立深厚情誼。陳光榮記得費神父隨和、大方,有時會拿整人玩具捉弄教友,也會與人幽默地聊天,對部落族人而言,費神父是位受人愛戴且尊敬的人物,當地教友至今感念依舊,並為他設立紀念碑。

 

圖24 1992年5月18日費道宏神父紀念碑落成典禮,許多教友前來參加。

圖片來源:白冷會授權使用

 

成為我者的他者:四位歸化中華民國籍的白冷會外籍傳教士

 

1953年至梅致理神父抵臺的1974年,到臺東傳教的「白冷會」神父與修士凡40餘名,而「白冷會」發展最初十年來臺的神父與修士亦超過20名,本篇均無法盡訴,諸如為臺灣留下數千張東臺灣社會文化影像紀錄的艾格里神父(Rev. Hans Egli, 1929-2013)、留下數十座瑞士風教堂建築的傅義修士(Br. Julius Felder, 1933-2018)、獻身公東高工教育的薛弘道修士(Rev. Laurenz Schelbert, 1939-)、致力於推動家庭儲蓄觀念的牧安東修士(Br. Amrein Anton, 1933-)、以足底按摩聞名的吳若石神父(Rev. Josef Eugster, 1940-),以及來臺都超過57年的歐思定修士與魏主安神父,都無奈成為本篇遺珠。

但是,透過典型在夙昔的錫質平神父傳愛故事,以及與臺東人群結成故交,甚而長眠於斯,已然「成為我者的他者」神父群像,我們大抵可以瞭解「白冷會」外籍傳教士在臺東從事傳教、教育、醫療、社會救助,以及原住民族語言和文化保存之梗概,而更多訴說他們與東臺灣土地和人群結緣與乘載「白冷會」歷史的各堂區教堂等「記憶所繫之處」的故事,且猶待未來續篇慢慢再品。

作為開篇的尾聲,且讓我們以仍在臺東傳愛且已歸化中華民國籍「成為我者」的「白冷會」神父與修士的名字,向傳愛臺東的「白冷會」外籍傳教士致敬:1963年來臺的歐思定修士、1963年來臺的魏主安神父、1964年來臺的葛德神父與1970年來臺的吳若石神父。

 

 

後記

CCP研究團隊成員為國立東華大學歷史學系陳進金、陳鴻圖與潘宗億等老師,C、C、P分別為三人姓氏英文首字母,故名CCP。他們於2019年11月以國立東華大學「大眾史學研究中心」為名申請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計畫「天主教白冷外方傳教會外籍傳教士視野下的東臺灣」,獲得通過後於2019年12月至2021年2月期間共同主持、執行計畫,研究團隊成員還包括陳迦勒、卓威翰、曾子璇、洪宗呈、楊婧函、莫崢、盧詩雨等研究助理。此外,歐思定修士以及臺東文史工作者趙川明和白冷會傳教員黃連生都是本團隊執行計畫期間的諮詢顧問,特此感謝。

此外,「天主教白冷外方傳教會外籍傳教士視野下的東臺灣」研究團隊自2021年2月起於國立東華大學歷史學系粉專推出「白冷會」外籍傳教士線上圖文影音展覽(https://www.facebook.com/HistNdhu)共47篇,可詳見相關人物與教堂圖文,未來將陸續更新。此外,我們亦同時架設線上展覽主題網站(https://www.publichistoryrcndhu.com),內容包括「白冷會」人物、教堂、教育、醫療與社會文化等主題之圖文與影音內容,希望於2021年9月1日向外界正式公開。

 


註解

[1] 錫質平神父,〈臺東總鐸區報告:1953年10月-1957年4月〉,收錄於趙川明編,歐思定譯,《白冷會臺灣區會文獻選譯(三)》(臺東: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2019),頁153。史多福神父為瑞士籍,1936年入白冷會,1946年至1948年間在中國北京傳教,1950年至1982年在日本傳教期間,曾於1953年10月至1954年6月在臺東協助錫質平神父在臺東開教。

[2] 此因最後一位來到臺東的「白冷會」外籍傳教士,為1974年抵臺的梅致理神父(Rev. Josef Meili, 1943)。梅神父生於瑞士聖加倫(St. Gallen),1965年加入白冷會,1972年晉鐸。1993年6月24日,梅神父與目前仍生活在「白冷會」會院的魏主安神父(Rev. Gottfried Vonwyl, 1931-)返瑞士參加總會大會,並獲選為新任總會長,同年12月7日回臺東與白冷會會士、教友辭行,之後於12月21日離臺返回瑞士。參閱:池作基神父,〈臺東總鐸區報告:1972年-1980年〉,收錄於趙川明編,歐思定譯,《白冷會臺灣區會文獻選譯(二)》(臺東: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2018),頁416; 魏主安神父,〈臺東總鐸區報告:1980-2003〉,收錄於趙川明編,歐思定譯,《白冷會臺灣區會文獻選譯(三)》,頁78-79。

[3] 趙川明,〈白冷會小檔案〉,收錄於趙川明編,歐思定譯,《白冷會臺灣區會文獻選譯(一)》(臺東: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2018),無頁碼。


延伸閱讀書目

范毅舜,《海岸山脈的瑞士人》,臺北:積木文化,2008。

范毅舜,《公東的教堂》,臺北:本事文化,2013。

黃連生編,《白冷會在中國傳教史料》,臺東:臺東天主教教義中心,1995。

黃冠智,《白冷會公東高工教堂建築之研究》,淡水:淡江大學土木工程學系博士論文,2019。

趙川明主編,《雅美時光迴廊:艾神父的蘭嶼映像》,臺東:臺東縣政府文化局,2008。

趙川明主編、歐思定譯,《白冷會臺灣區會文獻選譯(一)》,臺東: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2018。

趙川明主編、歐思定譯,《白冷會臺灣區會文獻選譯(二)》,臺東: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2018。

趙川明主編、歐思定譯,《白冷會臺灣區會文獻選譯(三)》,臺東: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2019。

趙川明主編,《後山傳愛:白冷會臺東60年的影像故事》,臺東: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2013。

趙川明主編,《後山傳愛:聖十字架慈愛修女會》,臺東: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2020。

鄭仲烜,〈傳教會與區域發展—以臺東白冷會為例〉 ,《東台灣研究》,14(2010):53-88。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
歡迎轉載與引用,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亦不得修改本文。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潘宗億/ 從他者到我者:白冷會外籍傳教士與東臺灣土地和人群結緣之始
引自歷史學柑仔店(https://kamatiam.org/白冷會外籍傳教士與東臺灣土地和人群結緣之始/)


 

最後修改日期: 2021-11-19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