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萬興(民主運動紀錄者、獨立策展人

 

圖1  1990年3月,「野百合」為三月學運的精神象徵,「野百合」象徵學生對台灣本土的認同。

圖片來源:邱萬興先生拍攝

 

歷史既是過去,亦是未來,回看這三十年前的野百合學運,這確實是在威權時期的台灣年輕學子,為了台灣民主向前奮力一搏的呼聲。「野百合」、「野草莓」到「太陽花」學運,台灣串起不同世代的學生運動。

早自1987年起,我就進入台灣大學校園去紀錄511自由之愛,認識不同世代的學生運動朋友,用影像記錄他們參與學運的歷程,同時也看見自己投入聲援學運世代的歷程,這是我們共同的經歷,也是你我一起書寫的美好記憶。

三十年前,以野百合為象徵的三月及五月學運世代的學生們,歷練多年,很多都已位列中央部長級與院轄市首長,在執政黨皆扮演極重要的角色了。譬如,桃園市長鄭文燦、台南市長黃偉哲、交通部長林佳龍、文化部長鄭麗君、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嘉義縣長翁章梁、立委鍾佳濱、立委范雲、前立委郭正亮、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總統府副秘書長劉建忻、台鹽董事長陳啟昱等人,都是學運世代重要成員。當年就是這些學生從校園運動走到廣場抗爭,突破威權政府的校園控制,走向民間社會,因而串起1990年的「野百合」大集合。

學運世代在政黨輪替前,陸續投入地方公職選舉,鄭文燦、黃偉哲、陳啟昱、李文忠、李建昌第一次參選公職,都是我幫忙負責操刀製作文宣。在政治層面上來看,當美麗島世代逐漸退出政壇,這些當年的「學運領袖」、「學運份子」,如今已經是蔡英文執政倚重的左右手,在民進黨內扮演起極重要的接班角色。

 

一、山中老賊引爆全民的憤怒

 

其實,野百合學運的風起雲湧,是有一個清晰的脈絡可循的。當1990年中華民國第七任總統屆滿之際,國民黨在蔣經國過世後,黨內保守勢力「非主流派」推舉林洋港、蔣緯國角逐總統、副總統,企圖與「主流派」正副總統候選人李登輝、李元簇一別苗頭,讓國民黨的赤裸裸權鬥白熱化,這也就是當時所謂的「二月政爭」戲碼。

當年由於第八屆總統、副總統即將改選,正副總統的產生仍由四十年不曾改選、被戲謔是「山中傳奇」的萬年國會決定,再加上國民黨內非主流發動「二月政爭」,陽明山上一連串違背民意的動作,在在都在全民的怒火中加柴添薪。野百合學運的形成,就是呼應在台灣社會對資深國代濫權的強力批判運動,學生跳出來到第一線,要求萬年不改選的資深民代退職,這也讓整個運動的主線聚焦到解散國大、老賊下台。

當時,李登輝領導的國民黨,為了鼓勵「資深老代表」辦理自願退職,答應給予這些老代表相當優厚的退職條件,可是為數不少「該退而不願退」的老國代,依舊不願放下長期以來、既得已久的利益,仍繼續盤踞在台灣的政壇,他們甚至揚言抗退,並且醞釀用選票來抵制李登輝總統。

可是,這些其實已被嘲諷成「老賊」的資深國大代表們,背離民意、渾然不知全民的憤怒已在燎原。當年的狀況是這樣的,1990年2月24日,國民大會第八次會議主席團在陽明山中山樓舉行選舉,近七百位資深國大代表,在85個主席團席次中取得61席,老國代在此後的國大會議中因而佔盡主導優勢。老國代不僅追加出席費又自肥,出席費由5萬2仟元調整為22萬元。國民大會主席團預算審查小組的資深國代崔震權提議表示:「出席費不能低於上次數目,否則將會影響總統的選舉」,一語道出老國代們政治勒索的惡行。在會中又自行將任期延長為9年,這些老國代的擴張權力行為,貪得無厭的惡行惡狀,終於招致全民的憤怒,被許多人斥為「老賊」。

3月13日,國民大會秘書處下令憲警人員,阻止民主進步黨國代進入會場行使職權,雙方爆發激烈衝突。次日,由民主進步黨主席黃信介率領中常委護送民主進步黨十一位國代到陽明山中山堂開會,卻遭到上千軍警封鎖在陽明山仰德大道上。

3月16日民進黨主席黃信介、秘書長張俊宏、中常委陳永興與國大代表等14人,為了制止國民大會代表藉著正副總統選舉進行「憲政勒索」。至總統府請願並要求面見李登輝總統,遞交「解散國大」抗議書,反對毫無民意基礎的資深國代選舉總統,希望停止這次的選舉,請願未果,也在總統府前遭到憲兵部隊強行驅離。

 

二、野百合的春天

 

3月16日傍晚,一二十名學生於台北市中正紀念堂外「大中至正」的牌樓下,開始靜坐抗議,學生們拉開「同胞們!我們怎能再容忍七百個皇帝的壓榨!」布條,要求「解散國民大會、總統民選」,這個擦槍走火的動作,正式掀起野百合學運的序幕。尤其在當時的集會遊行禁制的博愛特區,這是非法的集會,這些靜坐學生在可能被警方驅離的心理壓力下,度過驚魂的一夜。

 

圖2  學生於台北市中正紀念堂外「大中至正」的牌樓下,靜坐絕食抗議,學生們拉開「同胞們!我們怎能再容忍七百個皇帝的壓榨!」布條,要求「解散國民大會、總統民選」,正式掀起「三月野百合學運」的序幕。

圖片來源:邱萬興先生拍攝

 

3月17日,校際學生串聯,參與靜坐的學生慢慢增加到數百人,由於輿論不斷報導,在中正紀念堂大門口參與靜坐的學生人數一直增加,參與的學生與教授,決定用靜坐手段來表達他們對國民黨強烈不滿,後來台大校長孫震前往廣場探視學生,並肯定學生的行動,校方事後不會處罰學生。晚上民進黨公職人員則不斷地到場聲援,圍觀的群眾近兩千人,這個以學生為代表的全民請願運動正式開場。

3月18日下午,民主進步黨中央黨部在中正紀念堂內,決定舉辦一場「除老賊、解國難」群眾大會,學生就在大門外抗爭,由黃信介主席帶領的群眾大會,訴求是「抗議國大擴權」,並要求「解散國大、總統直選」吸引數萬群眾參與,將中正紀念堂廣場內擠得水洩不通。聲援的抗議民眾,就在蔣介石銅像大廳前的斜坡上,在國民黨黨徽上噴上「土匪黨下台、豬、老賊下台吧」。廣場外的學生不希望政治人物加進來,主要是怕遭到抹黑與驅離,決定將這場學生運動與民進黨來分開舉行抗爭,參與靜坐的學生,頭上都會繫上黃色布條。

 

三、憤怒之愛

 

3月18日凌晨,學生在首次合作的校際會議上,確定了三月學運的四大訴求:「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訂定政經改革時間表」,寫下三月野百合學運動人的篇章。

中正紀念堂廣場上拉起「憤怒之愛」布條,同時,學運團體也由台灣大學范雲、周克任、北醫呂明洲、東海大學郭紀舟、中興法商學院陳尚志、輔仁大學廖素貞、文化大學林德訓等六校代表組成「七人決策小組」,參與靜坐的學校則包括台灣大學、中央大學、中興法商、高雄醫學院、東吳大學、文化大學、政治大學、陽明大學、台北工專、建國中學等學校加入。決策小組陸續增加到十一人,台灣大學研究所學生鄭文燦擔任決策小組發言人、台灣大學社會系范雲擔任總指揮。學生很快就訂出「自主、隔離、和平、秩序」的原則來運作,負責決策與指揮都是學生及學運團體成員,廣場上的學生首度使用「罷課」手段來表達他們對國民黨強烈不滿,要求各大學停課,改在中正紀念堂上課。

 

圖3  1990年3月,野百合學運的總指揮范雲是台大社會系學生。

圖片來源:邱萬興先生拍攝

 

當時野百合學運的宣傳方式,都必須透過各大學社團與班聯會的串聯宣傳。廣場學生們給全國大專院校發一封信《一齊來罷課,共創新政治》,就都是靠印製傳單來宣揚理念的。台灣大學自由派教授和部份學生,決定開始響應發起「柔性罷課」,將上課地點改到中正紀念堂,學生並且定名為「民主教育週」。廣場上的學生「我要抗議」、「我要抗議」呼聲喊得震天嘎響。有人上台演講,有人帶動歌唱,學生從台灣民謠(望春風)唱到社會運動的主題曲(國際歌)。

我印象最深刻是3月19日,學生在國家劇院設立指揮中心,在各大學大規模的動員下,廣場上的學生人數暴增。上午10點50分,有一部分學生要拉高抗爭訴求,展開絕食抗爭,要求李登輝總統與行政院長回應學生的四大訴求,最後共有60位學生參加絕食行列,給執政的國民黨形成很大的壓力。

 

四、帶著兩歲女兒在廣場上記錄歷史

 

民主進步黨也在國家音樂廳設立指揮所,就是希望能保護學生的安全,不會遭到鎮暴部隊的驅離。廣場學生完全將民主進步黨排除抗爭主體之外,雙方達成互不干擾的共識。當時,我的太太紫妃已經懷胎八個月,無法在家照顧大女兒,我每天帶著二歲女兒新妮去拍照,就將女兒拜託在國家音樂廳輪值的翁金珠與徐美英國代,幫忙我照顧女兒。

3月19日深夜11點,學運團體的校際會議通過「野百合」為三月學運的精神象徵,學生們一致認為野百合具有台灣本土性。在文宣組(野百合春天)傳單解釋的意義如下:(一)自主性:野百合是台灣特有種,象徵著自主性。(二)草根性: 野百合從高山到海邊都看得到,反映了草根性。(三)生命力強:她在惡劣的生長環境下,依舊堅韌地綻放。(四)春天盛開:她在春天盛開,就是三月的這個時刻! (五)純潔:她白色的純潔正如學生們一般。(六)崇高:在魯凱族裡,野百合更是一生最崇高榮耀的象徵。

 

圖4  廣場上的學生發行的「野百合的春天」文宣傳單。

圖片來源:邱萬興先生拍攝

 

3月20日早上,全台灣都在注視廣場上的學生,外國媒體也開始大幅報導台灣的學運,廣場的抗爭也成為國際的焦點。廣場上學生的人數不斷增加,到了下午3點左右,學生人數約有三千人。而學運廣場內的決策小組,也決定於下午以送邀請函的方式,要求李登輝公開回應廣場的四大訴求,結果總統府不予回應,廣場上的學生因此情緒反彈。傍晚7點左右,學生人數增加到將五千人左右,這也是廣場上學生人數最多的時候,這是依據廣場上每餐訂購便當,估計出廣場上的學生人數。

有非常多的民眾捐輸,提供睡袋與各種物資,廣場學生的音響是由《前進雜誌》的楊祖珺找「穩立」老闆鄒玉珍商借的。學生因為廣場上音效很差的問題,進而影響到全場秩序的掌控、活動的傳達、協調與溝通,當時穩立音響公司,因前一年才發生中國天安門事件,中共武力鎮壓學生,穩立公司曾一度擔心音響在軍警準備驅離學生時,會遭到鎮暴部隊破壞。最後是楊祖珺與盧修一立委全力協助與背書,才讓在廣場上任何角落都可以很清楚聽到指揮台上的聲音,徹底解決了廣場上音響問題。

 

五、野百合豎立  台灣民主春天到了

 

學生的精神堡壘「台灣野百合」,從3月20日上午開始施工,私立文化大學美術系學生經過二天的趕工製作。3月21日,上午製作完成,並移置在廣場中央,野百合的豎立,代表全國各地的野百合即將盛開,因為野百合的春天到了,真的到了。

1990年3月21日國民大會在陽明山中山樓選舉正副總統,李登輝、李元簇,以唯一一組正副總統候選人的身份投票,在668票中,獲得641票,得票率為95%,正式接任「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副總統。順利當選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李登輝,決定放下身段,於下午3時在總統府接見學運學生代表。

赴府與李登輝見面的,包括:野百合學運總指揮范雲與53名學生代表,會同賀德芬、瞿海源兩位教授;而靜坐學生們則在此前,透過各校討論的機制,形成與李登輝會面的四點要求共識。會面當時,李登輝肯定學生的作為,允諾召開國是會議,學生代表在與李登輝總統會面後回到廣場。

最後,校際會議以22:1的壓倒性投票數,學運指揮中心於3月22日早上宣布撤退聲明(追求民主 永不懈怠),學生陸續撤離中正紀念堂廣場,只剩下一株野百合,正式結束為期六天的野百合學運。

 

圖5  1990年520作者負責設計的反軍人干政抗爭標誌。

圖片來源:邱萬興先生提供

 

六、五月學運  全民反對軍人干政

 

原本期待李登輝總統上任後,有所改革的民主運動人士,沒想到在1990年5月2日,李登輝總統提名時任國防部長的郝柏村出任閣揆,引發社會一片譁然,莫不掀起巨大的反彈聲浪。<首都早報>曾以頭版登一個大大的「幹」字,反對軍人組閣。

野百合學運後,學運團體也達成校際間合作的共識,成立了「全國學生運動聯盟」(簡稱「全學聯」)。全學聯、教授、社運人士和民進黨,於是在五月策劃了一波又一波的「反軍人干政」的遊行抗爭活動。5月5日起,憤怒的「全國學生聯盟」再度集結中正紀念堂,全學聯並派出「小蜜蜂」特攻隊,這是學生一種新型態的抗爭方式,在台北街頭以「噴漆」方式宣傳學生的想法,這場「遍地烽火」抗爭方式,讓警方疲於奔命,這些小蜜蜂也曾經遭到情治人員的毆打。他們同時也抗議電視台與部份報紙媒體,封鎖學運的消息。

5月17日,教授與文化界人士組成「知識界反軍人干政聯盟」,於台北市新公園的省立博物館前靜坐抗議,掛起「無言抗議、疾首痛心」書法大字,聲援學生反軍人干政。「全國學生聯盟」花了一百多萬元,向藝術家楊英風訂製不銹鋼的「野百合」,5月19日野百合矗立在中正紀念堂內,展開「全民反軍人組閣」大會師遊行,學生提出「打倒軍人統治、反對個人獨裁」、「反對國是會議淪為御前會議」、「520提出政經改革時間表」等訴求。

 

圖6 「全國學生運動聯盟」向藝術家楊英風訂製的不銹鋼「野百合」行動完成,近兩萬名群眾在中正紀念堂會師展開「全民反軍人組閣」會師大遊行。

圖片來源:邱萬興先生拍攝

 

我為全學聯設計紫色的野百合旗幟與520遊行宣傳單「野百合與槍桿的戰爭」,社運團體也請我設計一個反軍人干政抗爭標誌的T恤,由林重謨印製。

1990年5月20日,李登輝、李元簇宣誓就任第八任總統、副總統。全學聯、社運團體和民主進步黨聯合舉辦「全民反軍人干政」大遊行活動,全學聯的總指揮是翁章梁(現任嘉義縣長),有數萬名群眾走上街頭表示抗議,由中正紀念堂出發,經過中華路西門町再回到原點。那一年,我在中華路的天橋上,看見學生舉著我設計的野百合旗幟,滿滿的人潮,真的很感動。在反軍人干政遊行同時,國民黨召開中常會仍舊通過郝柏村提名案。

 

七、從野百合到太陽花  引領台灣前進的年輕人

 

反軍人干政抗爭活動,街頭抗爭始終不曾歇止,民主進步黨立法委員也在立法院群賢樓前發動靜坐抗議,在立法院內展開議事杯葛,抗議軍人干政。5月29日,國民黨在立法院執意行使「郝柏村組閣」同意案,立法院外爆發激烈衝突,聚集在忠孝東路的來來大飯店群眾,遭到警方用噴水驅離,爆發警民大規模衝突,民眾丟汽油彈的緊張場面,但全學聯沒有參加此次的抗爭行動,立法院內當天下午在衝突中通過「郝柏村出任行政院長」同意案。6月初,重塑的野百合,被中正紀念堂管理處從廣場中央移置角落,然後就從此消失不見。

又或許,野百合不是不見了,而是用另一種樣貌內化到每個從戒嚴走到民主的台灣人的心裡頭了。

我一直覺得,自己就只是喜歡用相機記錄故事的人,畢竟,每一次按下快門,便會留下當時珍貴的紀錄。透過影像,確實讓這些歷史軌跡變得更清晰。回顧三十年前的野百合與野草莓或是太陽花學運,野百合學運是完全沒有遭到鎮暴警察與警棍驅離的對待,當時李登輝總統正要競選第八屆總統,國民黨不想讓場面失控的關係,反而使得這些學生的憤怒與愛,能夠發揮巨大的力量。

野百合學運之於台灣民主化,具有很正面意義。學生歷經150小時的和平抗議,他們的民主呼聲,激起了全國的共鳴,尤其廣場上的學生自治與抗爭,他們所提出四個明確訴求,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訂定政經改革時間表,在往後幾年也逐步落實,就已經創造了不一樣的歷史。野百合學運也是國民政府遷台以來,最大的一場學生運動,對台灣民主政治有著相當程度的影響,從「野百合」到「太陽花」,每個學運世代都在改革浪潮中奮勇邁進,創造了不一樣的台灣民主歷史。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

歡迎轉載與引用,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亦不得修改本文。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邱萬興/ 看見野百合學運世代崛起
引自歷史學柑仔店( https://kamatiam.org/看見野百合學運世代崛起/
)


 

最後修改日期: 2020-03-13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