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仁姿(政治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

 

 

彰化地區曾經是台灣重要的稻米產區,若以日治時期整體台灣米穀總產量最高的1938年度而言,台北、新竹、台中、台南、高雄等五州的行政區域當中,又以台中州的米穀產量最多,而台中州轄下的前五名產米區分別為員林郡、彰化郡、大甲郡、北斗郡、大屯郡,這五個地方加起來的稻米產量約佔台中州七成。事實上,1930年代後期到1940年代前期,台中州的水田佃租也冠於其他州。再者,依照全台州廳的各郡市產米量來說,中壢郡、員林郡、彰化郡等三地的米穀產量可說是名列前茅。因此,彰化地區的米作事業非常發達,除此之外,彰化地區的糖業、其他重要農產物,諸如鳳梨、柑橘、香蕉等的發展,也均為重要。

對於農家、農村經濟而言,圍繞在大宗農產物的種植、生產、販售等形構的產銷關係,向為矚目的焦點。不過,早期農村社會中農家擅長的一般家庭手工副業,對於地方經濟的影響,特別是副業的經濟收入可能更甚於主業的情形,亦值得留意。根據1920年代台灣總督府的副業獎勵展覽會展品說明,台灣當時具有比較突出發展的副業加工品,則為竹製品、藺製品、麻製品、籐製品、棕梠製品、藁製品等。以竹製品而言,竹材的種類來源大宗為桂竹及莿竹等,其產地以台中地區為要,產額也以台中地區佔比最高,竹製品的主要代表之一便是香蕉竹籠。麻製品向為重要的紡織原料及織品,例如新竹州的苧麻織品、台中州的黃麻織品、鳳梨布及香蕉布等,島內均有自產。

其次,關於藺製品的部分,比較為人熟知的是大甲帽蓆。但是除此之外,還有其他藺製品,其主要原料及製品為七島藺、藺蓆。藺草,因其種植地質的特性也被稱為鹹草(kiâm-chháu),或因其斷面形狀呈現三角形又稱為三角藺,或因其栽培地傳說而稱為七島藺、琉球藺,《大村鄉志》則指出當地俗稱「蓆草」[1](chhio̍h-chháu),應是根據其用途而言。在台灣總督府出版的農業教科書中,七島藺還被列為特用作物,特用作物之所以受到重視的原因,在於其農產收穫能作為農村農閒時期的加工品,適合於農家副業的發展。1910年代大正初期藺草的栽培地帶,主要為台北北投、彰化大庄(大村)、台南學甲、岡山五甲尾等地,這些地方當中,以彰化大庄的栽培收穫數量最多,堪稱全台第一。藺蓆的市場銷售有本島自用,也有外銷至日本關西地區,製蓆較多的產區則如北投、大村、學甲、彌陀等地,其中彰化大村地區的製蓆相當有規模,復受惠於鐵道通車及員林交通地理位置之便,以此為生的草蓆販仔人數亦最多,約佔全台半數。

 

圖1 鹹草、鹹草蓆
資料來源:小川尚義,《台日大辭典》(台北:台灣總督府,1931),頁253。

 

圖2 七島表、七島藺
資料來源:郁文舎編,《辭海》(東京:郁文舎,1914),頁1223。

 

圖3 七島表、鹽草蓆(內地名、土語名對照)
資料來源:台灣總督官房臨時國勢調査部編,《第一回台灣國勢調査(第三次臨時台灣戸口調査)職業名字彙 》(台北:台灣總督官房臨時國勢調査部,1922),頁61。

 

日治時期的農業統計數據,1920年代至1940年代七島藺(芏苡)的栽培面積及產量遠超過大甲藺。七島藺的栽培區域以台北州、台中州、台南州、高雄州為要,大甲藺則以新竹州為要。《大村鄉志》推估1920年代後,大村地區應該有300至500戶農家從事藺蓆製造,[2]也出現專門的製造公司。1932年,光是七島藺蓆的產量就超過61萬枚,根據工場名簿,日人、台人均有設廠投資藺製品工場。從資料推測,1940年代初期台中州的藺蓆製品從業職工人數以女性為主,合計將近二千七百人左右,全島藺蓆製品產量超過百萬枚,台中州產量約67萬枚,約為全台產量的六成五,同時新竹州的大甲藺蓆產量約超過10萬枚,顯見藺蓆的生產對於當時大村地區的農村經濟、產業組合事業的發展,應有相當貢獻。只是,另一方面如同地方志書採集到的諺語所言:「有一地方叫大庄,婦女面色清帶黃,日織蓆草來瞑輪綆,收集蓆頭煮三頓,鹹酸苦澀無人知,目屎流落做湯飯,若有查某囝仔要出嫁,毋通嫁乎過溝與大庄」[3],地方經濟發達的背後,承載著女性勞動力的付出,台灣底層社會便經常以此類的俗諺或褒歌,映照出歷史舞台上的光與影。

 

圖4 戰後政府展開農村副業調查(黃仁姿拍攝 2022/9/8)
資料來源:〈農村副業調查〉,《台灣省政府農林廳》,國史館臺灣文獻館藏,典藏號:072-02917。

 

戰後初期台灣農村的副業也為政府的關注重點,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農林處為了謀求農村副業的發展,欲圖改進製蓆及製草袋的技術,獎勵各縣市舉辦競賽會。不僅如此,為掌握全台農村副業的情形,也隨即展開農村副業調查,要求各縣市政府呈報鄉鎮別的農村副業種類、生產數量、產值、原料名稱來源、作業人數及銷路等狀況。

當時政府關心的農村副業種類是以農村的製帽、製蓆、草袋、打繩、竹製品等副業為核心調查項目,製帽項下類別又以大甲帽、林投帽、紙帽等為主;製蓆則有草蓆、大甲蓆等。儘管製蓆或有季節性,從1949-1950年度的調查結果而言,彰化大村蓆的產量及產值遠超過大甲蓆,參加生產的農家戶數可能超過兩千戶,作業人數超過三千人,其所使用的大村蓆原料仍為三角藺,原料產地多來自於本鄉大村、北投、台南、岡山等地,正如同日治時期的藺草栽培情況。

故,戰後初期大村蓆的生產數量、作業人數均有成長,在銷路上亦如同日治時期,除內銷各縣市之外,也外銷到日本神戶、橫濱等地區,以及中國大連、天津兩地。僅大村蓆的單項產值就佔當時台中縣農村副業整體產值的三分之一,該項目在台中縣的各項農村副業中,可說是產量最多、產值也是最高。再者,當時負責回報副業調查情況的人士便是擔任大村鄉長的賴披沙,他的父親賴耀東日治時期曾經擔任大村信用購買組合的常務理事,而賴披沙更是1940年代推動大村蓆產銷的重要人物,也曾經於該組合任職。至於在回覆政府調查的意見上,大村鄉也表示在日本時代大村蓆已經多量售出日本,受到歡迎,特別希望政府盡力早日實現讓大村蓆外銷至日本各地,裨益大村鄉的副業發展。爾後,1950年代初期,省政府便要求大村鄉呈送該鄉的特產品草蓆及樣品給建設廳,並回報該鄉的製造數量及價格表,當時的產能仍可達20萬餘床,而且彰化地區仍有人申請開設織造草蓆工廠。其次,在增加外銷方面,司法部門也希望嘉義、台中、台南三地的監獄能與農復會接洽,籌劃監所的作業科目增加編織草蓆等特產科目,讓該項作業得以作為監獄受刑人的技能訓練,協助草蓆生產事業。

根據戰後農業資料的統計,1950年代全台三角藺(芏苡)的栽培面積平均超過500公頃,平均產量約近580萬公斤左右;大甲藺的栽培以苗栗縣為主,平均栽培面積約26公頃、平均產量近13萬公斤,每百斤的價值高於三角藺,但總產值不敵三角藺。在外銷市場方面,官方觀點認為,儘管草蓆的外銷數量仍呈現增加的態勢,而且在國外也早就深具聲譽,但是外銷草蓆所賺取的外匯金額已無法與其他手工業產品相比,再加上國內工資的上揚、草蓆生產過程導致的保存限制,使得台產草蓆的出口數量受到限制。又1960年,新聞報紙刊登一篇關於「大村草蓆」的報導,內容提到走進大村鄉的村落能聽到婦女們使用編織機編織草蓆的聲響,藺草在大村鄉的栽種特別茂盛,大村草蓆也佔全台草蓆供應量的七成,年產量可到達百萬張以上,編織草蓆可說是農村的最佳副業,但面對外銷市場的變化,應採購新式電動編織機器,以求技術的改良精進,向外開闢新市場,成為重要的目標。

然而,綜觀1960年代三角藺的栽培面積及收穫量,雖仍以彰化縣、台南縣、高雄縣三者為要,不過彰化縣的栽培栽培面積及收穫量已經遠低於台南縣與高雄縣,此二縣的三角藺栽培面積及收穫量於1960年代初期時,佔據全台的八成到九成,顯見彰化縣大村地區的藺草栽培及製蓆的變化。事實上,在1960年代初期,正當政府鼓勵各縣市盡可能種植經濟價值最高的特用作物或園藝作物時,從官方所規劃的作物種類當中,完全不見三角藺的蹤影,同樣地在政府所制定的經濟建設四年計畫裡頭,其中攸關農業部門的特用作物生產計畫,也未曾提及三角藺的討論,即使作為藺草重要產區的台南學甲,此時的焦點特用作物也以黃麻為主。換言之,站在官方的立場,儘管政府部門統計數據裡頭仍保有三角藺的欄位,但該作物此時已非官方關切的重點項目。

時至今日,當人們提到彰化大村時,更多數人瞬間聯想起的當地重要農產品可能已經是美味的巨峰葡萄,就在大村蓆這種曾經大量生產的傳統農村副業,伴隨著台灣整體社會生活型態的轉變而逐漸沒落,或者必須轉變其製品用途時,農村裡的其他新興作物也正在悄然崛起。面對農村裡頭台灣農業及各農產品種類、產銷狀況起起伏伏的交替變化,不知是否能暫時借用已故人類學者的話語來理解:「雖然Ma-olau祭典在山腳下消逝了,但這並不意味著山腳下的平埔族社會不再存在。事實上,透過採借自漢人社會的祭典與儀式,東港溪南岸山腳下的平埔村落,仍然可以像藉由Ma-olau祭典一樣,表達他們特有的社會群體意識」。[4]

 

 


註腳:

[1] 王志宇計劃主持,《大村鄉志》(彰化:彰化縣大村鄉公所,2015),頁300。但是在《台日大辭典》裡,鹹草及鹹草蓆指的都是七島藺,而蓆草則指大甲藺,其他文獻亦有此說法。見小川尚義,《台日大辭典》(台北:台灣總督府,1931),頁197、253;台灣總督府民政部殖產局,《大甲藺及同製作品調查書》(台北:台灣總督府民政部殖產局,1908),頁1、5。

[2] 王志宇計劃主持,《大村鄉志》,頁306。

[3] 李昭容,「賴披沙」、「賴紹義」,收入張素玢等撰稿,《新修彰化縣志:卷九人物志經濟人物篇》,頁307-308、310。

[4] 李國銘,《族群、歷史與祭儀——平埔研究論文集》,頁245。

 


參考書目:

  1. 王志宇計劃主持,《大村鄉志》,彰化:彰化縣大村鄉公所,2015。
  2. 李力庸,《日治時期台中地區的農會與米作(1902-1945)》,台北:稻鄉,2004。
  3. 李國銘,《族群、歷史與祭儀——平埔研究論文集》,台北:稻鄉,2004。
  4. 張素玢等撰稿,《新修彰化縣志:卷九人物志經濟人物篇》,彰化市:彰化縣政府,2008。
  5. 陳耀煌,《中國農村的副業、市場與共產革命1900-1965》,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2020。
  6. 劉漢奎等撰稿,《新修彰化縣志:卷四經濟志工業篇》,彰化市:彰化縣政府,2009。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

歡迎轉載與引用,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亦不得修改本文。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黃仁姿/農村的副業:彰化大村蓆
引自歷史學柑仔店(https://kamatiam.org/農村的副業彰化大村蓆/)


最後修改日期: 2024-04-26

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