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平一(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歷史學家通常待在圖書館裡閱讀歷史,在書齋裡書寫歷史,卻很少有機會站在歷史的關口,看著歷史演變。歷史學者是過去的先知。我們從容不迫地開卷展籍,以時間的終點為起點,追溯和詮釋歷史的發展。但當歷史的關鍵時刻突然降臨,我們尚未來得及細思,便已被捲入歷史的洪流,成為歷史的一部分。我們無法旁觀,也因失去了以往的優容,而不知所措。歷史學家在歷史的關鍵時刻也不過似眾生般的一抹淡影,甚而失語。

最近的318公民運動將是台灣史上的一個關鍵時刻。以公民的抗議史而言,可能也會是世界史上的重要記錄。事件緣於政府在簽訂《兩岸服貿協議》時,將國會的監督排除在外。事前未告知,事後又希圖以黨意強行通過這個影響國人生計甚巨的協議。三月十七日下午,國民黨內政委員會的召委張慶忠強渡關山,在三十秒內將服貿協議送交院會存查。次日晚間,一群學生及公民衝入立法院,占領國會。

解嚴以前,即便政府要過什麼案,還是得請人推輪椅,吊點滴,把老法統推到立法院,幫他們舉個手才算通過。然而,當今政府在與強大且對我有敵意的中國簽訂協議時,卻連基本的程序也漠視不理。台灣雖有民主之名,但我們的民主卻貧乏到只剩選舉。政客只有在選舉前會參考一下民意,其後則反客為主,騎在人民頭上。政府官箴敗壞,馬屁成風,唯命是從,沒有自己的膽識和想法;甚至連為政策辯護的能力都沒有,只會不斷花人民的納稅錢,試圖用媒體洗腦。有識之士,皆能感受到台灣已然面臨嚴重的憲政危機,退回戒嚴時代。在計無可施之餘,公民無法再伏首是從,而以佔領國會,表達自己的意志。

當天晚上,我接到兒子從立院打來的電話。原本我不以為意,因為我認為他們可能只是快閃。但當我聽到警察有意要清場時,便和妻一同趕到現場。令人驚訝的是,外頭台灣民主平台的幾位老師已經開始hold住場子,不斷對漸漸湧入的群眾宣講服貿的利弊以及民主審議的程序,也同時報導立院場內的現況,並呼籲現場的人邀請朋友前來聲援。立院的警察已經待命,我們擔心的只是何時驅離。我不斷地逡巡在立院四週,考察警察的配置,通知平台的主持人。也看到林保華先生向警察喊話,請他們支持佔領立院的行動,站在人民這邊。四邊支援的人群如潮,儘管有來有去,但人數卻有增無減。我漸漸意識到,如果撐得住場子,這會像是一場「革命」。

中文裡「革命」一詞,一向帶有武裝抗爭的意味。從湯、武革命到辛亥革命,儘管時易事變,卻沒有任何不流血的革命。「革命」本可以只是朝代的更迭,不必然要使用暴力。先秦思想家理想的禪讓政治,可以只是讓賢的和平政權轉移。然而,當時歷史的現實卻非如此。傳賢不傳子的禪讓烏托邦,只存在於諸子論述中若有若無之間,但實際上他們知道的革命史卻都歷經暴力的洗禮。在周人克商之際,他們發明了一套合理化革命的新說辭。周人引入「天命」的觀念,自認天命在周,就地合法化了周人克殷的革命和暴力行動。其後,這一套論述也成為儒家政治思想的中心,並以之重新解讀過去的歷史。這套說辭的論旨,《易經》革卦總結為:「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亦即前朝的暴虐,下失於民,上得罪於天,而天則是超越且公正的仲裁者,將前朝之「命」轉移給新的朝代,仿佛新朝只是天之意志的代行。施行暴力,推翻舊政權,自然是天之所命的必然過程。後來的帝國學者,更發明了一套確認天命的機制。這表現於革命前的「符命」與革命後的「創制」。前者從童謠到徵兆,不一而足;後者以頒訂曆法,應合天命。在中國歷史上,革命的勝利者,便是天命的擁有者。

然而,革命因其暴力性質,正當性也不斷在中國思想史中受到質疑。最致力為革命辯護的思想家當屬孟子。當齊宣王問他,湯、武革命是否真有這回事?孟子說有。齊宣王提出了君臣上下的倫理問題,問道為臣的如何能弑君?孟子毫不猶豫地回答,傷仁害義的人稱為「一夫」。武王只是誅殺了一夫紂王,而非弑君。孟子以革命者的仁義道德襯映出被革者的暴虐,支持革命有理。但這話聽在一心想獨裁的朱元璋耳裡,很不是滋味,乾脆把這段刪去,考試當然也不能出。

中國史上也有人質疑成王敗寇的論點,指出以仁義道德合理化革命,可能根本是奪權成功後,特地為國王而製的一件新衣。寧願餓死首陽山,也義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齊便是範例。君不見所有中國有記錄的朝代,都是以德而獲有天下?更何況,勝者修史,往往只揚昭代之善,彰前朝之惡。中國歷史家之祖司馬遷深諳權力的黑暗,挺身讚揚夷、齊質疑暴力革命的合理性。然而,他的正義感換來的卻是閹割,成了「天」對中國史家所開的最大玩笑。從心理分析的角度看來,「閹割」也為國史纂修者的集體人格投下陰影。

英文的revolution一詞,在中文裡也譯為「革命」。Revolution原只有「運轉」之意,沒有「因重大事件,造成歷史斷裂」的意涵。這種新的革命概念,要到法國大革命以後才產生。也因revolution的新意,使人逐漸淡忘其原意。因revolution所帶動的變革,也常因人們從當下省視過去,使revolution常帶有「進步」(progress)的意蘊。從英國的清教徒革命,到最近的茉莉花革命,政治革命幾乎難以避免暴力。這也就是何以1688年英國無人傷亡的政權轉換如此「光榮」。同樣,西方質疑革命合理性的思想家也代不乏人。

中共執政以來,最喜歡將中國史上的反抗活動稱為「農民起義」。雖然「農民起義」通常功敗垂成,但卻仍有機會放手一搏,建立新朝代。這主要是人民與國家遂行暴力的能力差距不大。但隨著科技的進步,國家的暴力能力(從監控到直接打壓)大增,大大降低了革命的成功率。二十世紀以後,成功的革命大抵都因外國力量介入。然而,從旁提供人力與武器,卻也可能造成長期內戰,相持不下。美國便是常為己利,造成他人相殘的箇中老手。若涉石油等重要物資的供給,連法國這種號稱成熟的民主國家,都會毫不遲疑地向利比亞動手,暴露了國際政治的無情,與所謂民主國家的偽善。殖民地的獨立「革命」常成為殖民主義退潮後,原殖民者想要「正當」地控制原有殖民地的舞台;建國獨立之夢,也常因內戰或出現獨裁政權而成為幻影。

台灣的革命條件遠比上述艱難。自從退出聯合國以來,台灣已成國際棄兒,國不成國,難期外國勢力介入。軍警大概也不會倒戈。國軍只要沒投共,就足以令人額首稱慶。更何況台灣人民平常沒什麼游擊戰的訓練,不論是暴力的差距或遂行暴力的能力,皆遠遠無法與國家抗衡。台灣人民必須以更有創意的辦法,抵拒毀壞憲政的獨裁總統。

三月十九日一大早我趕赴立法院,看到的卻是一幅奇景。在經歷一夜的警察攻堅後,內場的公民們守住了立院。青島東路與濟南路有一大群人來援,立院牆上有塗鴉、有抗議布條、各式海報、還有人放梯子,讓來聲援的人出入
現場,運送物資。一夜未眠的NGO同仁仍在場外聲嘶力竭地開講、呼口號;越來越多的NGO團體投入佔領行動。他們默默聲援,努力撐住外場,以保護內場公民的安全。他們不搶麥克風、不出風頭,讓這場非暴力革命井然有序地持續著。在公民們宣佈退場前,黙默前來支援的群眾從來沒少過。除了學生外,上班族、長期抗戰的公投盟之阿嬸阿公,到處來去。他們或默默聽講;或共同怒吼,要求政府正視他們的心聲;或沈醉丶亢奮於各式表演當中。這群流動無聲的幕後英雄,維持了運動的量能;也在共同行動中,搏成共感。更令人驚訝的是這群人流,就像活在日常生活般自然。食(戰地廚房、各類食品)、衣(雨衣、棉被、禦寒衣物)、住(帳蓬、垃圾分類)、行(動線、行動上網、電話充電)、育(聽講、審議民主)、樂(表演、大腸花)、醫療(包括心理諮商),一應俱全。公民們疾如風、徐如林、不動如山,這不是由外力按定的秩序,而是動中有序,規矩中蘊含了無限的能量。如果攻入立院的人是心臟,NGO就是維持心跳的血管,而無聲的公民們便是供給生命的能源。

20140409_222233

「不分類就把你塞進去!」(作者攝於立法院外)


台灣人的創造力在這次運動中完全解放,各式各樣嘲弄政客和政府的海報與藝術創作紛紛出籠。熱血的台灣人民自動組成志工、出錢出力。所有的後勤支援以令人難以相信的速度動員,現場有飲水、有便當、有水果、居然還誇張到有龜苓膏。「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但對台灣人而言,不吃飯,或許就沒力氣革命吧?通訊也沒問題,甚至還有翻譯為各國語言的訊息傳到國外媒體。熱血的民眾捐款,藝術家設計的「凌晨四時」,將太陽花革命的訊息,傳揚國際。致力於推動資訊透明化的社群「零時政府」提供最新的訊息和現場報導,並將各類服貿的訊息po上網,以供民眾參考。為了應付主流媒體的不實報導,台大學生也直接成立自己的傳媒,中立播報事件。現場有老師帶著他們的學生在上課,也有同學帶書猛K。各大學裡支持佔領行動的老師,動員開講,澄清服貿的弊端。其後試行的公民審議也令人驚艷。原本我以為這只會有學生感興趣,但我完全錯了。一般公民不但興致昻揚地參與討論,也提出很多值得參考的意見。光是公民培力,這便是一場成功的革命。

一下子,政府不做或做不到的事情,人民自己做;政府的謊言,一一被拆穿;主流媒體的虛偽全被揭破:原來台灣從不是政府所說的鎖國,而是完全不設防,讓中國自由「進出」(日本右派以此詞代替「侵略」)的不設防地帶。政府除了厚顏無恥,不斷跳針重複政策不變外,完全提不出解決方案。最後訴諸蓄意且過度的暴力,試圖扼阻運動。但這並沒有阻卻台灣人抗議的決心,反而引發了330五十萬人上街遊行。隨後台獨議題的出現自然也不令人意外,因為群體意識就是在共同生活中創造出來的,當大家一起走上街頭時,就會意識到自己同屬一群人。這不只是想像的共同體,而是血肉所連成的共同體。尤其在鄭南榕的殉難日,現場很多人已不再羞於大聲喊出自己的姓名,支持台灣獨立。

在這場革命中,可怖的是政府。除了麻木不仁以外,還用盡各種花言巧語來遮掩自己的無能;蠢到大喊遺失蛋糕和太陽餅;假藉美國勢力,威嚇台灣人民;利用主流媒體大力打壓、分化、抹黑、抹黃這次佔領行動。無法在這次革命中,讓這個無恥的政府下台是唯一的敗筆。但公民手中的籌碼實在太少了,既無法使用暴力,只有以溫柔而堅定的心意,持續對政府施壓。本次的佔領行動,人民並未獲勝。但承如臉友李宜澤所言:「台灣人以創意代替暴力」,不但免去革命暴力的循環,也更進一步激發人民的創造力和增加公民參與的意願和能力。革命雖未成功,但台灣人民已躍升為有自主性、有批判力、能自尋訊息,自行組織的現代公民。期許太陽花的溫暖也能激勵中文的歷史書寫者,記取司馬遷的正義感的同時也驅散被「閹割」的焦慮。雖然黎明尚未到來,且讓我們攜手,共待島嶼天光。

DSC_0195 (2)

立法院外寫著「嘉農精神,堅持到底:太陽花學運,要想不能輸」的海報(許雅惠提供)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亦不得修改本文。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祝平一 / 318:以創意替代暴力的革命
引自歷史學柑仔店(http://kam-a-tiam.typepad.com/blog/2014/04/318以創意替代暴力的革命.html)


最後修改日期: 2019-05-12

留言

貴站RSS的原始碼好像有些問題,都是亂碼。

g0v 零時政府不是為這件事成立的,是早就有了,跳下來幫忙而已

g0v 零時政府 是一個推動 開源程式碼、政府資訊透明的熱血工程師集團
成員不固定,大家自動跳坑認領想做的事

您好!向您報告RSS Feed問題的解決方案如下:
一、PC、NB或Mac中,建議最好用Firefox瀏覽器,其次是IE(Mac環境下沒有這一瀏覽器)、Safari得搭配App Store中的RSS Reader軟體,Chrome得搭配 Feedly。
二、iPad的解決方案,請利用Feedly App。
以上,請您參考。謝謝!

謝謝您的支持與澄清,文章已做更正。歡迎您常來!

發表迴響